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美妙人妻系列-第15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绮担炅斯卮笮Α
  日子过得笃实而惬意,高兴时可以大声无所顾忌地笑,可以喝酒,喝得醉与不醉都可以随时骂人。每天,她都能接触到新的人新的事物,在这地方,人与人之间的地位一般高,权力与权力一样大,除了生意上的机密,跟他们都能无话不谈。
  不必担心说了那个的坏话,就会失去一份升迁的机会,也无需刻意地去巴结那个人,就为争取他能逢人给你说好话。她可以半夜不睡,也可以睡到日上三竿起床。不必担心有钱没钱,钱多了也没太大的用处,精神的天地比在都市更加广宽,你是个性的主人,想要释放什么宝贝,就拿出什么宝贝。
  走在沙滩上,玉宇澄清鱼火灰暗,只有清凉如水的海风,无声无息地拂过他们的身体,面对这霭气氤氲、九衢澄静的世界,远处的鱼排上,林奇正往网箱里播洒饲料,周小燕提着竹篮把做好了的晚饭送到鱼排来,只见他一个背影哗哗地往海里撒尿,一道白色的弧线射出好远。「好啊,还撒了泡尿喂鱼。 」她大声地喊着,林奇受到了惊吓,一下子那如箭疾射的尿断了,那根东西也搭拉地软了,林奇伴装发怒地埋怨着:「你存心吓人是吗?这东西都让你吓瘪了。」
  「那怎办,我的宝贝不会这样完了吧。」
  周小燕更显得可怜兮兮。
  「罚你用嘴。」
  林奇说着,用手指了指那东西。她的脸不禁涨得通红,好在夜色刚临,红霞缠绕着的脸色得以掩盖过去。她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就蹲下身子用口将那东西含住。
  周小燕这时发现他的那根东西竟如此巨大,那头儿光滑就像是硕大的磨菇,饱胀地撑在她的嘴里,弄得腮帮生疼。她的心头一揪,下体不禁痒痒地掠过一阵酥麻,周小燕的心情变得淫荡了起来,她停下了吮吸,眼里闪出调皮的火花。
  「你弄疼我了。」
  说着,身子一软,就仰卧到了沙滩上,林奇见她的后背躺在沙地上,两条腿却屈膝悬挂,那诱人的姿势再明白不过,也就跟着在她跟前跪下,脸埋进了她的两条扩张的大腿中间,他扒掉了她的裤子,用舌头在她肥厚的肉唇上来回舔弄。
  她的那地方濡湿了,她的腰肢也在不安地扭摆着,林奇笑着不说话,挣起了身子用手扳住她的脚踝,那根东西如发怒了的巨蟒一般,高昂着头颅颤抖着游进了她的体内。她热烈地回应着,把个浑圆的屁股高高地抛起,挣动着上身吻他的胸脯、他的脖子、他的嘴唇。
  天上有一两颗星星,若有若无地闪着亮点,在柔软的沙粒上,他们的身子翻滚着,以从末有过的新奇和亢奋,放纵着他们汹涌的欲望。
  「真想就这样一直躺下去。」
  周小燕喃喃念着,喘息着。她的两瓣肉唇卑贱而直率张启着、闭合着、吮吸着,在他的抽插中领略着奇妙的温情。他的那东西粗犷而野蛮,像是黑夜里振奋的猛兽,重重地撞击着她。

霸气书库(www。qi70。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沙粒一点点塌陷、渲溢,他们的身子纠缠着、挣扎着,四周一片静寂,只有风和树影,夜色无助而迷乱。周小燕的高潮如约所至,当林奇的那东西在里面欢欢地跳跃时,她也在一段长时间的酝酿后得以暴发,欢乐是如此的迅猛,以至她的灵魂像是轻飘飘地飞扬了,只留着一个心不在焉的躯壳。他们静静地躺着,周小燕不知什么时候,林奇珍异宝的东西离开了她的肉体,一场让人兴奋得忘乎所以的激情结束了,她的脑子里有种轻松过后的空白,空荡荡地,收不回来。
  周围的一切都是黑黝黝的,黑暗比白天的阳光好些,不刺眼、让人心安。
  直至感到身上有湿漉漉的露水,气温开始了下降时,周小燕才挣扎起身子,林奇还不摆休地按压住她,她再挣起,光着脚在沙滩上奔跑、旋转,风把她的头发呼拉拉地扬起,充满了动感,林奇在后面追着她,她高声地叫嚷着:「强奸了,有人要强奸我。」
  清新空气和一览无余的海面让她开怀地大笑着,林奇满头大汗地追逐着她,一把拉住了她的脚脖子,等他们气喘吁吁地跌倒在沙滩上,林奇搂住了她的身子,仔细地拍掉她头发和脸上的沙粒,他们互相亲吻着,用无穷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一次次淹没在膨胀如海的情欲里,直至把各自的身体掏空。
  中心行里的少妇们第三十八章许娜怎么也预抖不到,姚庆华玩女人竟玩得陪上身家生命。总之一切发生的事像是一宗丑闻,这些天,不仅是在银行内部、整个金融系统,包括整个城市都闹得满城风雨、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人们发挥着想象议论著、猜测着,沸沸扬扬令人始抖不及。
  行里为他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悼念仪式,支行根椐上面的意思,严密地封锁了消息,参加的人数也限于一定的范围,地点就在公墓的傧仪厅。 当小闵驾驶的黑色皇冠如流水一般缓慢地到达时,大厅里已聚集了不少人。从车上下来,许娜身穿黑色的裙装,那领口太过低露了,她在脖子上系了一条黑色的纱巾。但也难以掩饰胸前那条深深的乳沟,以及半边雪白的乳球。她对大厅四面八方射过来的目光毫不在乎,反而有一种愚弄众人的高傲得意,迈着细碎的步子,她春风满脸、眼波遍撤如入无人的境况。许娜对着大堂正中的姚庆华遗象深深地鞠了三个躬,遗象上的姚庆华脸上没有一道皱纹,黑而亮的狭长眼睛依然锐利,许娜暗暗地在心内发笑。姚庆华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里让她端不过气来,现在一切都终于结束了。
  小闵也跟在她背后鞠躬,能见到她弯低身子时裙子缩上后黑色的丝袜,轻薄而透亮的织物,更衬出了里面大腿冰雕玉琢般的美妙。
  她逐个向亲属致哀,在郑行跟前,她牵住他的手,轻声细语地说:「没想到丽珊竟干出这卑鄙的勾当来。」
  「许娜,现在中心行的事你要负责起来,别再出事了。」
  郑行说,但语调却没有往常的严厉,虚弱而缺乏低气,可能还处于一种惊魂不定的境况。这时,大厅里的人所有的目光都聚焦门口,许娜还在郑行身旁释放着妖媚的魅力,也跟着把目光投向那里。 张丽珊从容地走进来,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西服,像是从云端雾里进来似的。她一脸的平淡,如同不食人间烟火,对着姚庆华的遗象鞠躬致哀。张丽珊本不想来,这些天里,她成了城市里每张嘴巴议论的中心,她像一只支在铁杆上的鱼,被语言的炭火反复地烧烤着,人前人后没得安宁。
  但她考虑再三还是来了,她不愿放弃这块阵地,不愿意让她付出了惨痛代价的这一切付之东流。她对魂不守舍的许娜仿佛视而不见,她轻扭长脖,对恍惚局促不安的郑行莞尔一笑,俏丽地说:「我想还是应该来送他。」
  「好啊,你能来说好,最近不是找你调查取证吗?你就积极配合吧,争取把问题搞清楚。」
  郑行淡淡地说,许娜仿佛看透了他的心,男人不就这样,在男女间的关系上,心小得像针眼,容不得自己的女人让人染指,何况竟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好了,我有事先走了。」
  郑行说完,不在张丽珊的身上多留一眼,便扬长而去。
  「我送你。」
  张丽珊抢在许娜前面说,她估计这时自己脸上笑容很僵硬,但她没有理由不继续装腔作势。
  尽管她来时在心中已做出了面对着他的种种预想,但见到了他这么冷漠,她还是万箭穿心般似的痛得麻木。
  郑行上了车,许娜急步上前,帮着关闭了车门,见也跟着上前的张丽珊欲语无语,她转过头来,像一只好斗的小母鸡,挑畔地望着张丽珊。张丽珊也毫不示弱,她的心里明白,导致这一次灭顶般灾难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俩人四目相对,匐然有声。
  眼见着郑行那车绝尘而去,许娜故意提高嗓门,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听见似的说:「丽珊,公安局的问题弄清楚了吧,什么时候回来上班。」
  「我没什么问题,也没谁停我的职。」
  张丽珊针锋相对,尖着从没有过的嗓子。她们的目光交替怒视互不相让。
  「那你好好地在行里呆,跑来干什么?」
  许娜来了情绪,她围着张丽珊的身子转了一圈,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你还赚不够丢人吗。」
  「想来不来,是我的事,你管不着吧。」
  张丽珊又气又急,一时间失去了反应,身子凝固了。
  「你让开路,我要走了。」
  许娜把手一挥,颐指气使,酽然像是主人吆喝奴婢。很快地四周便围住了一堆的人,就连大厅里姚庆华的那些亲属听到外面大声的喧嚣也出来瞧着热闹,见俩个千娇百媚的女人怒目相对怨恨交织。
  小闵把车开上前,许娜装模作样地一付拒人千里的样子:「我还有别的事,你跟别的车子吧。」
  便进了皇冠的前排。车子无声无息地驶走,许娜在座位上伸直身子,整理着云鬓衣衫,巧言令色地对小闵:「我还不知她的心思,想拚命捞住一根稻草,她这次,可把郑行得罪了。」
  「那是,人到了这时候,就顾不上许多了。」


  小闵随声附和着。
  「那是,跟我斗,她还差点火候。」
  见许娜晃着身子,气定神闲,一付江湖老手的派头。「那是,她跟你比,一个天一个地下。」
  「你啊,这张嘴,真会哄人开心。」
  她说着,伸出纤纤的的根手指,恩赏似的在他白皙的脸上轻轻一拧。「不过,我乐意听。」
  她放声地豪笑,双手矫情地吊着他的脖颈,把一张粉脸和半边的身子紧紧地挨住了他。他的手一颤,车子差点滑出狭隘的小路,不禁惊出一身的冷汗,许娜的身子软绵绵的,像是挨着棉花垛。
  「哎哟哟,我的小驹儿,看把你吓得一头汗来。」
  许娜笑玻Р'地在他的身上摸索,他的裤裆让她拉开了,她白皙的手在他的裤子里肆意地掏摸。她的手哆嗦着,显然已很激动,那根东西在她的手掌中像小动物般挣扎着,奋力地顶撞着,就像是潜伏得内心焦渴的野兽。「我实在等不及了,我真的快发疯了。」
  许娜喃喃地自语,竟然俯下身子,把小闵那根东西吞没出嘴里,小闵猛地踩住了剎车,车子就急停在路中央。
  他顿时感到了心慌意乱,这个媚人入骨的少妇,他的上司,欲火燃烧起来时无所顾虑,就像是馋嘴的小孩饥不择食任所非为。他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抚弄,丝袜的幼滑让他抚摸起来很舒服,再往上抚弄,直达她大腿的顶端。
  他的指尖感到有些濡湿,便肆意地磨蹭起来,连裆的裤袜让指尖不着边际,寻到了缝接的地方,指头变做尖利的锥子似的,挖出了一个洞口来,她一直扩展开着双腿任他所为,他的指尖很容易便触到了她肥美的一瓣肉唇。
  她的身子如触电般地哆嗦起来,扭摆着腰肢,一根水葱白似的手指戳着他的额角说:「你真坏,把人家的袜子弄破了。」
  小闵不知她说的是真话假话,眼光定定地注视着黑色丝袜底红色的内裤,不知所措。
  看着小男人诚恐诚惶的模样,她的心里被一阵巨大的满足感充斥着,圈着嘴唇凑近了他,舌尖像灵蛇吐信般地探出,他含住了舌头,两人快乐地吮吸着,他的那东西越来越粗壮,越来越挺硬,他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3 14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