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美妙人妻系列-第14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随口那么一问:「许娜竟是怎回事了?」
  那一头姚庆华的声音让张丽珊听得真切,「什么事?」
  「她是不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他沉吟了片刻才说:「当初不是还考虑她比较专横的吗?」
  「是的,但我们还是定了她的。」
  这时,趴在他趴在他肚皮上的张丽珊停止了舔弄,抬起脑袋来。她见他的脸严肃沉凝,跟肆意声色的赤脯着的身体根本对不上号。他的手按压着她。
  「如果不好,换掉算了。」
  「刚提上来就换,是不是再考虑一段时间?」
  他立即打断了对方:「遇事要当机立断,我看丽珊就不错,为什么不提拨哪?还有,我觉得许娜还是燥了些,放到一把手的位置得慎重。」

霸气书库(WWW。qi70。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张丽珊口控里的那条舌头像灵蛇般四处搅动,郑行让她舔得细眯眼睛,把手抚摸着她的脸蛋,气急粗重地喘息。
  「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一定按你的话办。」
  他电话里所说的几句话,把张丽珊的心听得甜丝丝如饮蜜糖,一根舌头更像是灵蛇一般,在那根东西从下往上、再从上往下地舔弄个遍,更把那卵袋紧含进口里搅动。他的那根东西在张丽珊不遗余力的调弄下已变得粗壮坚挺,与他刚才打电话时的儒雅清逸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他把张丽珊娇柔的身子一压,趋势一插,她呻吟一声,双腿高高攀举,那一处迷人的地方彻底地向他开放了。他狂插了进去,只觉得她的里滑腻腻地尽是淫液,这使他变得更加强悍而凶狠,这时的张丽珊,在那一根东西顶插下变得贪婪而又野性勃发,在她的里面涌动着一股滚烫的暖流,伴着一阵一阵的痉挛抽搐,在他的抽插挤逼下叽吱叽吱冒涌了出来,沾在他们的毛发中,顺着她雪白的腿股流渗到了床单上。
  此时此刻,面对着身下如蛇扭摆着的一俱娇躯,郑行一如既往居高临下的纵动着,他目注着张丽珊盈盈一掌的乳房,看着它随着她身子的扭摆而大幅度的波动,仿佛是在鉴赏一件绝妙的古玩。他腾出一只手,紧握着那白嫩细腻的乳房,又摸又抚,久久地不肯松开。张丽珊双腿高盘在他的腰间,把那下身的那地方更加紧密地贴近了他,她长睫一合,掩住了眼睛,像是在体味着他玩弄她乳房的快感。
  她的乳房浑圆,乳头小得可爱,他仰起脸,一根舌裹住了,樱桃般地团在嘴里,急剧地搅动着。在他舌头的调弄中,她的右乳头尖硬坚挺了起来,他轻嚼啃咬、缓慢地舔舐,张丽珊的体内已积满了欲火,稍遇着火星,随时就会来一次天翻地覆的爆炸。
  她像灵猫一样地跳跃翻起,那动作豪放得令他咂舌,一手把握着那一根湿淋淋的东西,一手自顾扳开她那肥厚的肉唇,她在腿顶根部的那一团阴影,撩得他满眼血光,看任何东西都是红的。她张开着双腿疯狂地霸占住了他的那东西,而他也心甘情愿地让她吞掉,在被她吞嚼的同时,他也领略到了辉煌的快乐。
  她就在他的身上甩头呻吟,她的一头长发四散飘舞,一对乳房随着她的身子上下的窜动跟着波涛汹涌,在她的身子下,郑行只有招架的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对着张丽珊每次的进攻,他都穷于应付,但每一阵快感袭来,他又幸福得宁愿这样永远躺着。
  张丽珊的情欲从末有如此的亢奋,她的一个身子在郑行的上面扭摆得如狂风中的弱柳,一条纤腰时而弯曲时而绷直,一双大腿却暗暗使劲,把她的身子又是高悬又是砸落,颠簸得像是风口浪尖中的一叶轻舟,为了取悦身下这替她报仇解恨的男人,她使出浑身的解数。
  这时,她感到了郑行快要喷射了,那一根东西已在她的里面暴长臌胀,她长吸了一口气,让那阴壁的肌肉紧紧地包裹住那东西,只觉得那东西狠狠地一顶,就好像抵到了她的小腹一样,然后,就有了一阵阵魂荡魄飞的爽快。
  她的一个身子向后一仰,紧绷的小腹和下面那一丛黑黑的毛发正对着他,她哇哇地叫嚷着,好像让那滚烫的精液注射得快乐难禁的样子。
  海浪平息了,两人大汗淋淳,虚脱一般地并躺在床上。
  「哎,怎么又死过去了。」
  张丽珊碰碰他的肋骨。
  「没有,让我歇一歇。」
  他有些虚弱,张丽珊侧过身子,面对着他,把那乳房搁到了他的下巴处,止不住咯咯地笑:「滋味怎样。」
  「哇,妙极了。」
  他伸出舌尖,舔弄着她的乳头,她一把地紧搂着他。
  离开桃源别墅时,张丽珊的心里是得意非凡的,像所有的女人一样,她的嫉妒心也非常强烈,她想占有的男人,是绝不允许同时与其她的女人烟水桃花、紫燕穿林的。
  中心行里的少妇们第三十四章股市又跌了,一步一步蹒跚地走向崩溃,这里没有人呐喊,该叫的早叫了,该喊的早喊了。这里也没有人哭泣,该哭的早哭了、该泣的早泣了。
  这里没有亲情,也没有友情,只有拚杀、只有血战,比谁的股票抛得快,比谁的股票跌得深,比谁的心脏病先犯,比谁倒得快。
  林奇又气又怕,他彻底地绝望了,在大户室的椅子上瘫成一堆烂泥。春节之后,节日的气氛灰溜溜地跑了,接下来便是雨水的洗礼,龟缩在写字楼的大户室已感受不到春意,到处弥漫着腐烂的拉圾味道。杜启鹏已多日没在大户室出现,甚至连踪影也不见了,所幸的是他名下的那些股票还在,尽管现在看起来如同废纸,林奇当然不知道他已从周小燕手上套过一大笔现金。
  细雨仍在下着,灰暗的云层扣压在头顶上,那种晦涩沉闷的感觉,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上。理智告诉他,他们已经是血本无归,但在感情上,他仍抱着一线侥幸的希望,没有多久,股价又跌了很多,林奇内心的慌乱,一下子又变得浓重了。凭着某种天生的敏感,他知道这价位恐怕又要再往下跌,得抓紧将股票抛售出去。
  现在他不想跟周小燕商量,按照这个价位把股票抛售出去,她是绝不会答应的,女人就是这样,在她的心中,那些股票只要不抛售,她还自认为还是原来的价格。他自作主张地开始了抛售,终于抛出去了一手,同时又有些心疼,一想到一下就赔进了那么多,他的心里便凄惶得不行。朝下面的大厅望去,热爱股市的散户们该溜的溜、该跑的跑,只留下几个老爷老太太们,边啃着面包边死死地盯着大屏幕,希望心爱的股票别跌得那么快,跌慢一点,这样好受一些。大户室的有钱款爷娘们就像被人遗弃的孤儿,注定永远也无法的回头,在涨跌的潮涌之间沦落。
  林奇把那仅存的那些现金取了出来,只有区区的六万元,用一个塑料袋装做一包,从那幅玻璃门中发现自己的脸上交织着的是近乎疯狂和无限沮丧的神色。
  穿过大厅,墙角的电视上播放着无聊的广告,不要脸的小姐们又说哪里大了、哪里小了,该苗条的永远不会肥,要发情的母猪也永远不会闲。股市面上里的女人们少了,女人精打细算的天性让她们中的一部分收手了,亏少的笑着跑了,亏完的则哭着回家,回家伺候老公生孩子了。
  天上还下着毛毛的细雨,早春的天气寒意袭人,林奇将身上的西服紧紧,没有打扫的路面上,废纸垃圾加上泥尘,一片狼籍。他漫无目标地在街上闲逛着,不知不觉竟步行到了车站,候车室里人头簇动,此刻,就有一班回他海边老家的车次,他不知受什么驱使,马上掏钱购买了车票。
  如果说当初他选择留在这个城市,主要是想在这片充满生机有土地上鸟飞鱼跃,开创一番事业。他藉着周小燕对他的爱,把她当做事业的支柱,那么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根支柱已经坍塌了,已被残酷的现实撞得粉身碎骨,捎带着他开创一番事业的宏图大志也烟消云散,这根支柱一旦失去,他便失去了一切。
  候车室的的播音正摧促着旅客上车,留在这城市已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可是这时,他却挪不动脚步,仿佛有一根绳子紧紧地拴住了他的心,而绳子另一端,刚牢牢地握在周小燕温柔的小手上。不知过了多久,林奇目送着班车扬长而去,他对自己一直在怨恨和诅咒,他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也有如此灰暗的心理,他竟然卑鄙到想丢弃周小燕而逃的地步。虽然几经挣扎,他却始终不能脱出周小燕紧紧拴住心灵的绳索的捆绑,他就这样让周小燕拖着,身不由己地奔跑,他冲到街心上拦下一辆出租车。
  ***************股市的跌落,加上杜启鹏卷款潜逃,对于周小燕来说是个重大的打击,她病倒了,得的是一种自己都明白没有药物的心病。面对末来,她彻底地绝望了,那笔巨额款项对她来说不是小数目,躺在床上,周小燕听着外面渐渐沥沥的雨声,却怎么也睡不着,虽然身心已极度的疲倦,绷紧的神经却无法松懈,刚刚进入梦境,一阵莫名的惊惑突然从心灵深处袭来,便又醒了。

霸气书库(Www。qi70。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周小燕探索着梦境,脑海里模模糊糊地,好像并没有做恶梦,可恶梦的影子似乎又在某个暗淡的角落里藏着。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手撩拨着缭乱的头发,她的脸苍白迷茫,睡衣的细小肩带滑脱也不理会,一半露了出来的乳房小巧玲珑。窗外透进微弱的光影,映照着她孤独苍凉的容颜,带着点点芭蕉黄昏雨的寂寞,令人爱不已、怜不已、感叹不已。林奇从早上就出去,至今也没有音讯,她有度日如年的沉重,时间过得真慢,仿佛被一扇缓慢的石磨碾得细长细长。
  终于她等到了钥匙拨弄门的声音,林奇确是回来了,他漂亮的皮鞋上沾满了泥点与污渍,连裤脚上也是泥点,脸色看上去是灰暗的,目光中含着慌乱。
  「怎样了?」
  她焦急地问,林奇没言声,只是沉重地摇晃着头,隔了好久,他才说:「没希望的了,我将股票全都抛售出去。」
  说着把那塑料袋包着的钱拿了出来,周小燕简直不敢相信,两眼一黑,差点一头裁倒到床上。
  以前的周小燕,总是一副干练、果断、坚强的样子,使林奇一腔护花使者般的温情无有用武之地,他也索性耍起未断奶孩子的天性,凡事由着周小燕做主,也没料到在周小燕的眼里越发什么东西也不是了。此刻,林奇头一回见她柔弱无助的样子,被压抑的东西陡地膨胀开来,一股男子气概迅速填满心胸,他终于有机会像个成熟男人那样说话了。
  「你听我说,应该承认现实了,既然输了,只好忍痛割爱,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听林奇这么一说,周小燕立像头发疯了的野兽从床上跳向他,「啪啪啪啪」左右开弓,一口气扇了他十几个嘴巴,直打得林奇头昏目眩、耳鸣牙痛、摇摇欲坠。
  「你怎敢自作主张,把我的股票抛了。你知道那些股票值多少钱吗?」
  林奇既委屈又愤怒,忍不住矢口分辩:「不能再耽误了,再下去全都完了的。」
  周小燕歇斯底里大发作,抓起那包钱,继续狠狠地抽打着林奇的脑袋,随着她的击打,塑料袋子撕裂开来,红红绿绿的钞票四处飞舞。林奇被追打得滚翻在沙发上,他缄口抱头,不再作任何徒劳的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3 14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