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钦点凤妃 作者:枫桥-第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既然他都不要他了,他何必在此自取其辱!  
单胭脂忍着泪,迅速穿好衣裳,只想尽快离开雷致雨的眼前。  
「胭脂……」雷致雨一手反射性的抓住即将要从他身边离去的单胭脂。  
事已至此,单胭脂是男人的事实是不可能改变的,雷致雨不明白自己还想挽留什么?告诉单胭脂,他不在乎他是男人,他仍会爱他一生一世吗?可是雷致雨的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却始终说不出任何只字片语。  
单胭脂看雷致雨的表情也知道,他仍在意他是男人的事实。  
是他的错!早在认识时,他就该说出自己的性别,才不会让这个错继续下去,甚至落到失了心的地步……  
「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单胭脂挣脱他的手,飞也似的逃离雷致雨的寝宫。  
单胭脂临走前的那句话,似乎透着绝望,雷致雨心知自己应该去追单胭脂,否则他会后悔的,也会失去最珍贵的东西。  
可是他只是呆愣在原地,双腿就是动不了,只能任凭心中的那股失落感不断地加深……  
「小姐,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燕儿担忧的眼眸直望着单胭脂。  
三天前,单胭脂红着眼眶跑回寒月殿,问他什么也不肯说,时常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要不就是赖在床上不肯起身。  
还有另一个奇怪的事,就是以往每天都要来找小姐的衍王,最近也都没来了,他们的感情不是正处於幸福甜蜜的阶段,还是说……小姐的秘密已经被衍王发现了?  
「该不会是……小姐你被吃干抹净了?」燕儿大惊失色的问。  
「还没。」想起了那一幕,又勾起单胭脂心中的痛。  
「还没,幸好、幸好!等等,还没的意思,不是快要了吗?」天啊!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单胭脂看着燕儿双手捂脸,一副吃惊的表情,虽然他很想笑,却提不起劲。「是啊,他已经亲眼瞧见我是男人的证据,以后大概也不想再见到我了。」  
真是她想的那样!  
燕儿腿软的找了张椅子坐下,好抚平他所受的刺激。「那小姐以后怎么办?衍王不会再来找小姐了吗?」  
「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再见到我了。」无限愁肠的语气让人听了十分不忍。  
衍王会喜欢上小姐,那是正常的,但小姐会喜欢上衍王,是燕儿始料未及的;若是他们俩真心相爱,她也会给予祝福的,毕竟他们锦国的练王就是一个例子,最主要的是她要看到小姐得到幸福。  
「小姐,你也别这么消极,你也不是完全没希望,也许衍王只是一时无法接受小姐是男子的事实,过一阵子衍王一定会想通的。」燕儿试图安慰他。  
「别再提到他了,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谈到他。」想到那口口声声说会爱他生生世世的雷致雨,他就愈想愈气,愈气愤就愈伤心。  
「小姐……」燕儿想安慰单胭脂,却无从安慰起。现在情况未明,燕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他一天不开心,她这个做丫鬟的也高兴不起来。  
「我想休息了,别吵我!」单胭脂说完就钻入被窝里,虽然他知道燕儿是关心他,但他就是受不了燕儿同情怜悯的目光。  
不是说红颜祸水吗?为什么他们都宁可负他?  
就算他单胭脂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又有何用?还是无法让人为了他而抛弃世俗的成见,他裕Фㄒ樗恕! 
难道……是他假扮红颜的报应?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怎会期待雷致雨会和元祠文有什么不同呢?  
他好恨!恨老天爷!恨命运捉弄人!既然让他身为男子,又为何不让他做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御书房里,气氛异常诡异,尤以最近身侍奉雷致雨的年晨最难受,他也看得出衍王的不对劲,所以机伶的闭紧嘴巴,不敢像平常那样同衍王说笑。  
其原因可想而知,一定是和单妃有关,否则衍王正热烈的追求单妃,怎么突然都不去找她了呢?  
衍王没有明说,但年晨暗暗的猜想,是不是他们吵架了?才会令衍王这般为情所伤。  
「王上,您不去找单妃吗?」年晨小心翼翼的问。  
找他!都已经知道他是男人了,还找他做什么?  
「本王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果然问题是出在单妃身上!  
「可是王上一直无心於政事,也不是办法啊!如果王上是和单妃吵架了,不如让年晨去帮王上作说客吧?」  
「不用你多事!就算胭脂再怎么美,但……他是男人,光是这一点,我们就不可能。」雷致雨还是对年晨说了出来,因为年晨是他信任的人,他也知道年晨很担心自己。  
「什么!那个美若天仙的单妃是……」万分吃惊的年晨一时间也无法接受所听到的消息。  
「没错!所以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瞧衍王的神情,根本就是对单妃还放不下心,整个人还为他失了魂似的,可见即使知道单妃是男的,他也还没对他死心。说不定他根本还爱着单妃,只是碍於他是男子,才如此压制自己的情感。  
反正君王爱上男子的例子又不是头一遭,只是年晨不曾想过会发生在自己主子身上。  
「王上,爱上就爱上了吧,王上应该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心,免得将来后悔。」年晨实在很不习惯见衍王失魂落魄的模样。  
「不用你多嘴!」雷致雨斥责完又低头看奏章,良久都不曾换下一本。  
情况和方才的一样,雷致雨一点也没在看奏章上写些什么,他满脑子都是单胭脂的身影、单胭脂的笑,以及他和单胭脂在一起时幸福的感觉。  
若是没有水云腾,他就不会遇上单胭脂……不对!  
他愈想愈不对劲!  
之前他被单胭脂的美沖昏了头,忘了他是水云腾特地挑选给他为妃的人。  
单胭脂曾是水云腾的妃子,又和水云腾的爱妃雨芙蕖是好朋友,水云腾很有可能早就知道单胭脂的性别。  
假设水云腾早就知道单胭脂的性别,那他的居心可想而知。  
因为他曾嘲笑水云腾的眼光,爱上一个姿色平庸的男子,水云腾一定怀恨在心,故意把他们锦国第一美人送给他为妃。  
好一个美人计!他果然被单胭脂的美迷得团团转,如果他真的和单胭脂成为神仙眷侣,岂不是中了水云腾的计?  
说什么要还他人情,原来这才是水云腾的目的,让他也爱上一个男子。  
水云腾曾想对他赐毒酒的事一直让他耿耿於怀,也因为如此,他一直无法敞开心胸好好的与水云腾相处。  
想到他们这几年来的过节,雷致雨的双拳就握得死紧。  
也许单胭脂只是水云腾的一颗棋子,也说不定单胭脂的心是向着水云腾,他与水云腾狼狈为奸,一起设计陷害他,让他掉进他所编制的情网里。  
好个水云腾!好个单胭脂!  
雷致雨怒气冲冲的奔出御书房,要到寒月殿找单胭脂算账。  
此时气红了眼的雷致雨,已经忘了当初是他先缠上人家的。  
见衍王突然发了狂似的冲出御书房,年晨不敢大意,由一派轻松的态度转为一脸正肃,并提心吊胆的紧跟在后头。  
自从单胭脂和雷致雨的关系生变后,单胭脂常常食不下嚥,燕儿担心再这么下去,他的身子会搞坏的。  
「小姐,你再多吃几口嘛!」燕儿好言相劝着。  
单胭脂也没想到雷致雨对他的影响大过於元祠文的负情,想当初是他太乐观了,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它就很难恢复到原状了。  
见燕儿满怀忧心的等着他将她准备的饭菜吃下去,虽然没有胃口,但也不想让燕儿为他操心,他只好勉强自己多吞几口饭。  
突然,外头传来一阵骚动,不久便见雷致雨冲进寒月殿。  
他劈头就问:「说!你是不是受了水云腾的指使?」  
他是来兴师问罪的,言下之意,他是怀疑他被送来韶国是另有目的的。  
单胭脂微怒的站起身,无畏的与雷致雨对峙。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单胭脂压抑着怒火,口气平淡的回应,态度十分不敬。  
昔日那发誓绝不后悔、誓言要爱他生生世世的雷致雨,如今却怀着各种猜忌来指责他的不是。  
单胭脂唇角勾起一抹说不出的苦涩笑容,心已经凉了,他也不想做多余的辩解。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雷致雨有些心痛的问。  
「承不承认有何差别,反正你心里都已经定了我的罪。」  
「你可以否认啊!」  
「你会信吗?」  
被单胭脂犀利的一问,雷致雨顿时哑口无言。  
但是护主心切的燕儿,忙下跪道:「冤枉啊衍王,单妃是无辜的,练王绝对没有指使单妃做出任何不利於韶国的事。」  
单胭脂是不是无辜的,雷致雨只要仔细想想就会明白,不过他的理智早已被胸中的怒火给蒙蔽了。  
「是不是无辜的本王会查清楚,在那之前,除了寒月殿,单妃哪儿都不能去。年晨,派人严加看守,不准单妃擅自踏出寒月殿一步!」雷致雨怒不可遏的甩袖离去。  
年晨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失职,才恍然回神。「是,主子!」  
衍王到底在发什么脾气啊?年晨从未见过如此不讲理的衍王。  
原本水云腾就不是要单胭脂来韶国做奸细的,更没有指派他任何任务,雷致雨想查当然也查不出什么。  
但就算证明了单胭脂的清白,雷致雨的心情也没有因此而好转,因为他内心真正在乎的是他对单胭脂的感情,这点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  
「王上,三公主求见。」年晨知道衍王的心情不好,但三公主求见他也没胆不报。  
果然,雷致雨一听到他的三姊来了,心情更加的烦闷。  
「参见王上。」三公主依礼拜见雷致雨。  
「三姊不必多礼。」  
三公主今日就是为了雷致雨的事前来,见到那一向还带着稚气的脸庞,如今换成一副愁容,反而让他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雷弟,听说你软禁了单妃?」  
「他该被软禁。」  
「可是前阵子你们的感情不是进行得很顺利,我和其他的姊妹还期望你们能早日为韶国生下一个继承人。」  
雷致雨露出了苦笑。「公鸡会下蛋,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  
「你说什么?什么公鸡?」  
「胭脂是个男人,水云腾送了一个男人给本王做妃子。」  
闻言,三公主一副震惊的表情,那个单胭脂……她是那个他,他是个男的!  
「雷弟,你确定他是男的?」  
「我都已经亲眼瞧见,还能不确定吗?」雷致雨不意外看到三姊震惊的神情。  
「那单胭脂不就是欺骗了天下人?」  
三公主还是很难相信,那个比女人还美的单胭脂,在锦国闻名的第一美人,竟然是个男子。  
练王知道吗?假设练王知道单胭脂是男子,那他为何还要把他送来韶国和亲。难道他不担心单胭脂的男子身分会被揭穿?  
不!他一定知道,因为良妃和单胭脂是好朋友,良妃不可能不知道,而良妃也一定会告诉练王的。  
可恶,他竟然连她都欺瞒,想她和其他姊妹都为了雷弟的亲事操心,都怪雷弟一直没有看上眼的女子,所以她听到练王要将锦国第一美人送给雷弟做妃子时,她便欢喜的答应了。  
「既然单妃是男人,那三姊得再为你物色适合的对象。」三公主只想到韶国继承人的事。  
「三姊,不用麻烦了,除了胭脂,我谁都不要……」此语一出,雷致雨自个儿也吓了一跳。  
他是在无意识之下说出自己的心里话,难道他还心系着单胭脂?  
三公主看着他一副懊恼痛苦又挣扎的神情,心中暗暗叫糟。  
该不会……练王早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