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钦点凤妃 作者:枫桥-第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所以雷致雨抑制着自己的欲望,用着仅剩的一点残存的意志力,开口问道:「胭脂,我想要你!你愿意把一切交给我吗?」  
单胭脂被吻得迷迷糊糊,白皙的脸蛋还泛着情欲的红潮,脑子里化为一片空白,迷濛的眸子随着眼波流转,更添妩媚。  
雷致雨对他的疼惜、对他的怜爱,他感受到了,他也承认自己是真的喜欢上眼前这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癡情男。  
但那都是因为雷致雨以为他是女人,如果他愿意交付自己,那雷致雨势必会发现他的真实性别。  
如果雷致雨真的爱他,无关乎性别的爱他,那他们才有可能在一起。  
而且他也不想再对他有所期满,所以他选择坦诚。  
「你爱我吗?」单胭脂坚定的神情里有一丝的不安,曾经他以为他的人生只是为了单家女的称号而生,而现在,他可以期待这段感情吗?他能拥有雷致雨真挚的情感吗?  
「我爱你,胭脂!」雷致雨的回答是毫无疑问的。  
不是单胭脂不愿意相信,只是在真相还未揭穿之前,雷致雨对他的爱仍是尚待考验。「真的爱吗?」  
「真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爱你。」没错!只爱一世是不够的,不管有几世他都要爱着单胭脂。  
现在不管说什么,绝对撼动不了雷致雨爱单胭脂的决心。  
而单胭脂能回应雷致雨盛情的,也只有他仅有的一切,那就是他的身子。  
得到心爱的人的首肯,雷致雨迫不及待的将单胭脂抱回寝宫。  
雷致雨暗笑自己的行径仿佛就像个急色鬼,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因为物件可是他最爱的单胭脂。  
单胭脂就如同刚生出的嫩芽,等着他採撷。  
她的娇、她的美,都令他为之疯狂。  
雷致雨飞快地吻上红艳诱人的唇,从原本的细细品尝,到如同狂风暴雨般的席卷柔嫩的丁香小舌。  
起初单胭脂有些害怕的闪躲侵入他口中的舌头,但是他不能任由雷致雨侵佔他的地盘,反而起了一股输人不输阵的气势。  
他先尝试着回应雷致雨的索求,舌尖触及另一个湿濡的舌时,他又反射性的退却。  
雷致雨怎能让他逃过,当然是更深入她的檀口中,寻求她的柔软香甜。  
单胭脂的好胜心被激起,将侵入他口中的异物顶了回去,却在触及他的舌时,像是整个被吸住似的。  
湿润又灼热的触感,像水蛇似的交缠着,随着吸吮挑逗着彼此的感官。  
「嗯……」单胭脂仰起下颚,贪婪的要吸取更多的空气,催情的低吟便不自觉地从口中倾泻而出。  
单胭脂那一阵阵如莺啼般的美妙呻吟,烧得雷致雨浑身燃起了情欲之火,双臂缩紧,让佳人更密实的紧贴着自己,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一样,成为他生生世世的唯一。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番如骤雨般的狂吻渐趋温柔,雷致雨充满情欲的眼、火燎似的身体,已经不是单单一个吻能解决的了。  
单胭脂早已被他猛烈的索求吻热了心,脑中一片凌乱:虽然雷致雨结束了这热情的深吻,但他却感觉到体内有更多的欲望及渴求被挑起。  
在他的意识还未飘回之际,雷致雨的唇探出下颚、颈子、锁骨……绵密的细吻纷纷洒落在羊脂般柔滑的肌肤上。  
很快地,雷致雨的吻来到碍眼的衣襟前,他一边扯开眼前的障碍,唇同时吻上外人无法一窥其貌的白皙雪脯上。  
单胭脂感到胸前一凉,他屏住气息等着接下来的命运。  
男人爱女人乃天经地义,然而当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的是一具和自己同样的身躯时,那又是另当别论了。  
未得到预期的结果,雷致雨饥渴的攻佔这片无人开垦过的领域,胸前的小果实被他含在口中,不断地被舔吮、挑弄着。  
仿佛被注入了生命力,小果实变得更加硬挺。  
一种微妙的快感迅速涌向胸前的两点,让那里变得既肿胀又难受,腹间涌起的燥热感凑热闹往他的四肢快速的流窜。  
「啊……」单胭脂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弓起身子,未料此举更密实的将胸前的果实推入雷致雨的口中。  
这对雷致雨来说无疑是非常强烈的感官刺激,「胭脂,我爱你……」湿热的舌舔着被他吮弄得变硬挺的小果实,灵巧的随着它的形状画圆、旋弄,像道可口佳餚般,品尝着果实的甘甜。  
然而,从刚才他好像一直忽略掉一个很不合理的地方……终於,雷致雨感到有点不对劲,他愣了一下,抬眼盯着眼前这片平坦的春光,这和他所认知的女人胸脯似乎不太一样?  
雷致雨的神志顿时清醒了许多,不能怪他会有如此的反应,不是他要自夸,连他练过武的胸肌都比她还有看头。  
没关系,就算上面没发育好,下面一定也能容纳他傲人的欲望热源。发育不好不是她的错,他绝对不能伤了她的自尊心。  
对於这小小的缺陷不必太过计较,单胭脂依旧是美得令人窒息。  
很快地,雷致雨重燃爱火,双手快速的拨出阻挠着两人坦诚相见的障碍物。  
为什么?单胭脂的理智早在雷致雨停顿的那一刻便清醒过来,可是他不明白雷致雨为什么还能若无其事的继续?  
他真的不在乎吗?  
当雷致雨褪下单胭脂身上的衣物时,那白皙无瑕的肌肤,赤裸裸的、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眼前。  
她是如此的完美,他何其有幸!  
虽然没有饱满的胸脯,但光洁滑嫩的肌肤却能唤醒他身体里最原始的情欲,想要这具美丽身躯的欲望是如此的浓烈,仿佛交缠生生世世都无法令他感到厌足。  
随着目光的飘移,雷致雨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不该属於女子的东西,他一度以为是他自己眼花了,但他一而再的揉眼确认,到底那东西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可是那样异物始终不曾消失,该不会其实自己是不正常了吧?所以才会把绝美出尘的单胭脂看成是男子!  
天啊!难道是他一直没发现自己真实的心理状态,而他之所以从小到大没喜欢上任何一个女子,其实是他有龙阳之好。  
雷致雨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很正常的男子,怎么会出了这方面的问题呢?不、不,就算他真的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隐疾好了,现在纠正还来得及,他爱单胭脂的心是不会改变的。  
无须多语,眼见为凭!单胭脂屏息等待着雷致雨的反应。  
他一直以为只要雷致雨见到了那里,就会明白一切;果不其然,见他仿佛受到很大的刺激,惊骇到无法言语的神情,当下他的心凉了一半。  
然而,雷致雨在惊吓过后,却没有任何责怪他的意思,反而像是松了口气般,眼底又濛上了情欲……难道雷致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接受他是男子的事实吗?  
就在单胭脂疑惑之时,却见雷致雨的手往他的胯间伸,抚着他敏感的部位。  
雷致雨不断的安慰自己,只要他摸到了那里,幻觉自然会消失,单胭脂会变回女人,而他还是正常的男人,绝对!  
可是事实是残酷的,他手掌包覆住的是个有温度的实体,在被他触碰了之后迅速变得硬挺起来,火热的感觉竟有他的掌心立刻传遍他的四肢百骸。  
这仿佛有生命般的东西绝不可能是假的,更不可能是他的幻觉,而单胭脂更不可能在一瞬间由女变男;唯一的可能是,单胭脂打娘胎出生时,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  
单胭脂竟是……男子!  
第六章  
不习惯私密的地方被碰触,单胭脂反射性的往后移,拉开与雷致雨的距离,当私密处的部位脱离了雷致雨灼热的大掌,他却没因此而感到凉意,反而全身涨满了燥热,难受极了。  
面颊因血气直沖脑门,就像只煮熟的虾子般红透了,单胭脂因为羞赧不敢望向雷致雨,以至於没见着他错综眩拥难凵瘛! 
「胭脂,你……你怎么可能是男的?我一定看错了,不然就是在作梦……」雷致雨失神的喃喃自语。  
原来,雷致雨并不是接受了他是男子的事实,而是他根本还没整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不定他会逃避现实的一直欺瞒自己。  
当下,单胭脂决定要让他尽快回到现实。  
「你没看错,也不是在作梦,我是男的。」  
单胭脂的话在雷致雨脑海里轰然作响,茫然的眼好久才恢复正常,看来所受到的打击相当的大。  
「你……是男人!」雷致雨有种被欺骗的感觉,进而联想到这桩和亲的始作俑者。「可恶!我就知道水云腾不会那么好心!」  
被人设计的羞愤感让雷致雨气得口不择言:「说什么寻觅到了自己的最爱,所以特地挑了绝世美人要给我做妃子。根本就是他自己爱男人,也想把我变得跟他一样;而我居然像个傻子一样,跟你谈情说爱!」  
雷致雨的话比起元祠文的还要伤单胭脂的心。  
「难道我是男人,你就不爱我了?原来你说爱我的话,全都是假的。」因为雷致雨说爱他时的神情是如此的真诚,深深打动他的心,使他相信雷致雨真的爱他,而且一切的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性别的问题也是可以被超越的。  
可如今看来,他也太过乐观了!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是女人。」雷致雨眼底流露出挣扎的神色,单胭脂若是女人,他对他的爱是毫无疑问,他也不曾怀疑自己对单胭脂的爱;可现在单胭脂是男人,他已无法超脱世俗的观念,大声的说自己爱他。  
「因为女人你就爱,男人你就不爱,原来你的爱是因男人女人而异,原来你对我的爱竟是那样不堪一击。」其实无须言语,雷致雨那一副嫌恶的神情,就足以伤透单胭脂的心了。  
「我说过的都是真话,可是……我从没想过你会是男人。」单胭脂怎么看都不像是男人啊,一时间要面对他是男人的打击,一方面又要接受他是男人的事实,还得面对是否继续爱他的心情……雷致雨的内心也很挣扎。  
「是男人就不能爱了吗?」这世上也有男人相爱的例子啊!所以和雷致雨在一起时,当雷致雨说爱他,他心底仍有小小的期盼自己也会是例外。  
「我想爱的是女人,不是男人。」因为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爱上男人,雷致雨下意识否定他真实的内心。  
「所以只要是穿女装的,你就认为她是女人,就值得你爱了;若是穿着男装的女子,你就不会爱她?」就因为他不是女人,雷致雨否定了对他的爱。  
「不一样的,男女结合孕育下一代,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雷致雨眼神闪躲着单胭脂,因为他也无法完全同意自己所说的话,他若真的因为单胭脂是男人就不爱他的话,那他也不会因为自己说的话而感到难受。  
也许听到这番话的单胭脂会心痛,但雷致雨也不比他好受。  
「所以你对我的爱、对我的承诺,只因为我是男人就全不存在了!」真是可笑!他问他是否爱他时,他的回答是那么的肯定、那么的毫不犹豫,什么要爱他生生世世的誓言还言犹在耳,如今因为他是男人就变了样。  
雷致雨的心情十分混乱,也许他爱他的心没有改变,但是他对世俗常理的观念改变不了,再说他能不能接受要和一个男子共度一生的心情,若是没有釐清,他实在无法对着男子的单胭脂说出任何的承诺来。  
良久,单胭脂都得不到雷致雨的回应。  
既然他都不要他了,他何必在此自取其辱!  
单胭脂忍着泪,迅速穿好衣裳,只想尽快离开雷致雨的眼前。  
「胭脂……」雷致雨一手反射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