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钦点凤妃 作者:枫桥-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人。  
「放心,没你想的那么糟,我可是关系到两国之间的和平,衍王不会随随便便杀我的;就算他发现我是男人,顶多是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我而已。」  
「小姐……」他到底有没有危机意识啊?  
面对燕儿的担忧,单胭脂不在乎的一笑,安慰道:「趁现在还能过悠哉日子的时候就快点享受吧,免得将来失去了之后才后悔莫及,知道了吗?燕儿。」  
单胭脂像是在说给燕儿听,也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燕儿好想哭,外人都以为能与锦国闻名的第一美人相伴是件很光荣的事,其实不然,她可是常常要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可是眼下能做单胭脂精神支柱的也只有她了,所以她得坚强才行。  
「小姐,你放心,不管将来衍王怎么处置小姐,燕儿都会追随小姐的。」  
单胭脂瞧她视死如归的模样,不知该笑她傻,还是该感到欣慰。  
「小姐,衣服换好了,小姐可以去见衍王,别让衍王久等了哦——」燕儿吐吐舌,顽皮的笑着。  
「哦什么?燕儿,你不想活了是不是?用那种暧昧的语气。」单胭脂作势要打她。  
燕儿笑吟吟的跳开。「小姐,再不快去,万一衍王进来找人那可就不妙了。」  
「不知死活的丫头,回头找你算帐。」单胭脂暂时放过了燕儿,去见雷致雨。  
表面上他跟雷致雨的感情稳定发展,但也许等他对他的新鲜感不再时,他就会把心思放在别的女人身上了!若有那么一天,对雷致雨来说比较好吧?  
干嘛啊!他干嘛为他着想,是他被他的美貌迷惑,又不是他去迷惑他,没必要觉得有什么歉疚的,也没必要有什么欺骗了一个纯情男的罪恶感。  
说到纯情,雷致雨可真是够纯情的了。练王十五岁时后宫就添了许多嫔妃供暖床用,而雷致雨却始终坚持要等到令他心动的人出现,才肯纳妃;然而他头一遭喜欢上的人,却是他这个货真价实的男子。  
约定好的时间还迟迟未见到心爱的人,雷致雨在老地方等得煞是心急,一见心爱的人出现,哪等得到她慢吞吞的走到自己面前,他一个箭步的来到心爱的人身边,双臂一展就将她搂进怀中。  
「胭脂!本王好想你哦!你怎么这么晚才来?」  
虽然最近跟雷致雨有较多的肢体接触,但胭脂仍不习惯,面对着雷致雨的热情,他只好不着痕迹的避开。「昨天不是才见过的吗?」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本王巴不得时时刻刻都陪在你身边,与你做对人人称羨的神仙伴侣。」雷致雨嬉皮笑脸的在单胭脂唇上轻轻一啄。  
该死的雷致雨!他总是随意在外人面前轻薄他,单胭脂在意的眼光瞟向一旁的年晨。  
「胭脂真是怕羞呢!」雷致雨朗声笑道。  
谁像他那么厚脸皮!  
「单妃娘娘不必在意的,小的会当作没看见。」年晨很识趣替他们清场。  
雷致雨确定闲杂人等离开后,回头对单胭脂傻气的一笑。  
那纯真不做作的笑容让单胭脂的心漏跳了一拍,粉颊也泛起不自在的红潮。  
雷致雨恰巧回头,迫不及待的牵起爱人的小手谈情说爱去,也就错失这旖旎的一幕。  
随侍的宫女太监都很识趣的远远跟着,不敢打扰到衍王和单妃的相处。  
玉手传来温暖又厚实的感觉,单胭脂悄悄望了一眼刚毅的侧颜。  
他心想,雷致雨应该没做过粗活吧,可是他的掌心却有点粗糙,非常的厚实且温暖,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手。只是他这双白嫩的纤手若接上这双大掌,一定变得很奇怪吧,光想就觉得好笑。  
「胭脂,你想去哪里?」  
思绪被拉回,单胭脂迎上雷致雨还在等他回答的双眸,没意见的说:「哪里都可以。」  
意思是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都愿意陪他。雷致雨自我陶醉的想着。  
「那咱们到御花园走走!」雷致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第五章  
单胭脂无法形容此刻充斥在胸中的那股异样的情愫,虽然他的十个哥哥也很疼爱他、呵护他,可和雷致雨比起来,就是有种不一样的情感。  
一种会把对方放在心上,眷恋的情感悄悄地在心中滋生,甚至有种一脚踏入泥淖,而且不断向下沉沦之感……  
不行!雷致雨不知道也就算了,但他明明知道自己是男子,怎能如此放任自己的心;就算他也喜欢雷致雨好了,万一哪天他发现自己并非女子,那他该如何自处呢?  
喜欢女人的雷致雨,能不能接受自己是男子的事实?这个问题他实在不敢想。  
为什么不敢想?难道他真的也喜欢上他了吗?单胭脂为这认知感到心惊。  
已经有了元祠文的例子,他很担心事情会重演,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无法敞开心胸接受雷致雨的原因。  
「胭脂……」发现单胭脂的秀眉微蹙,雷致雨的笑容一敛,身体微倾向前,很专注的盯着她看。  
「怎么了?」虽然雷致雨长得俊,但突然在他眼前放大,仍让他吓了一跳。  
「胭脂,跟本王在一起,你怎么能分心想别的事?」不知为何,雷致雨总觉得单胭脂对他很冷淡,好像还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如果她是因为他的身分而不好意思拒绝他的爱,那他一定难过死了。可是,他也不是那么容易死心的人,不管要花多少时间,他都会让她爱上他的。「你是不是讨厌本王?」  
雷致雨浑厚的嗓音显得有些哀怨。  
「不是很讨厌,但也不算是很喜欢。」单胭脂说得婉转,如果刻意说自己讨厌他,只会让他觉得奇怪吧。  
「果然!」雷致雨的表情彷彿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不过他很快地重新振作起来。「你是不是还忘不了你心里的那个人?」  
单胭脂并没有回答,  
雷致雨当她是默认了。他知道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但单胭脂已经是他的妃子,只要他肯努力,多的是机会。  
「没关系,不论花多少年,本王都愿意证明本王对你的爱。」  
雷致雨的眼神如此的坚定,彷彿天地都不能撼动他的决心。  
不管花多少年吗?如果雷致雨发现了真相,他还会觉得那么做是值得的吗?  
「胭脂,再陪本王到处走走。」雷致雨用轻松的语气说着,企图转移彼此间尴尬的气氛。  
「嗯。」  
雷致雨的笑容比以往更灿烂,不知道他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在强颜欢笑,单胭脂竟觉得有些心疼。  
可是没办法,如果他是女人的话,他就能回应他的情意,可惜他不是,上天真的是捉弄人啊!  
为了能和心爱的的单胭脂相处一下午的快乐时光,雷致雨总是挑灯夜战,把该处理的公务处理好;虽然辛苦,他却甘之如饴。  
和单胭脂相识了快一个月,他们的感情不算大好也不算大坏,另一种意思就是,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进展可言。  
他总觉得单胭脂和他在一起时好像放不太开,他想那是单胭脂还不能敞开心胸接纳他的关系,毕竟要忘掉一个曾经喜欢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如果单胭脂是见一个爱一个的话,那她也就不值得他为她付出了。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此刻单胭脂依偎在他的怀中,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了。  
「好舒服的风。」单胭脂将脸轻轻靠在雷致雨的胸前,什么时候他也学会了像个女人一样,就这么倚靠在一个男子的身上。  
虽然他一出生就集万千宠爱於一身,爹娘对他疼爱有加,兄长也对他呵护备至,而元祠文也曾让他对未来充满期待,但此时却是他觉得幸福的时候。  
曾经让他心痛的元祠文已经逐渐自他脑海中淡去,至於他对雷致雨的情感,连他自己也感到很矛盾。  
和雷致雨在一起,总会让他忘了自己的性别,只是这份幸福相信维持不久,因为雷致雨早晚都会发现他是男子。  
说起来真是好笑,他是被世人所期待的单家女,爹亲更是以生出单家女为荣。  
虽然顶着单家女的光环,但从他自己知道是男儿身起,他就非常希望自己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好让爹亲看清楚他所生的其实是个男子而非女子;可惜天不从人愿,年纪愈长他生得愈漂亮,所以至今爹亲还未发现他是男子的事实。  
他相信自己就是老天爷给世人开的玩笑,否则怎会辜负了众人的期待,让单家女是个男子呢?  
雷致雨不明白单胭脂此刻正在叹命运不公的心境,他不禁妒忌起能让单胭脂如此满足的那阵微风。  
他好希望自己就是那阵风,带给她身心的满足;但是换个角度想,该妒忌他的是那阵风吧,因为它是短暂的,随时会消逝,而他是个存在的个体,能真的陪在单胭脂身边。  
一想到自己的好运,雷致雨更把怀中的佳人搂紧。  
雷致雨突然收紧的双臂,让单胭脂更加往他怀里缩。  
单胭脂软似无骨的小手,恰恰好被迫搁置在雷致雨发达的胸肌上。  
好棒哦!这副精壮的身子,他也好想要!  
虽然隔着衣料,掌心可以感受到结实的肌理,手指像是被吸附住一样,令单胭脂眷恋不已。  
「胭脂,你……」再怎么说雷致雨也是血气方刚的男子,怎么受得了如此的挑逗?虽然单胭脂可能是无心的,但……「胭脂……」  
别再摸了!否则他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雷致雨不断的在心里大喊。  
可惜单胭脂没听见雷致雨的心声,只对他结实的胸膛十分感兴趣,内心盈满了感动,他心想,如果没了这层布料,相信触感会更好。  
这对雷致雨而言无疑是一种强烈的折磨,可是单胭脂却不断加深他好奇的探索之旅。  
下腹隐隐骚动着,雷致雨虽极力隐忍,无奈他一介凡躯,无法做到美人在怀而心不乱的境界。  
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他已经把单胭脂压制在自己身下。  
雷致雨眼中显露出原始的情欲,她好美啊!为什么她这么美,美得如此虚幻,彷彿他不紧紧抓住她,她就会从他的身边溜走似的?  
体内有如野火燎原般的炙热难受,想做什么已不是他的理智所能控制。  
单胭脂明白了自己无心的举动,却挑起了雷致雨的情欲,以他的力气绝对敌不过处於情欲勃发状态的雷致雨,他知道自己该推开他,可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却又让他期待着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事实上他也不太想拒绝他,甚至心里发出某种渴望……  
想在想着,单胭脂对雷致雨展露出足以迷倒众生的笑靥,这无疑是火上浇油的行为。  
他很明白这么做的后果,但他也知道只要真相没被揭穿,他和雷致雨的感情就不算完整,而那真相也是阻碍他们间的问题……  
雷致雨如饥似渴的吻上单胭脂柔软的双唇,甜美的滋味无法抚平正急速窜升的情欲,反而有助长的趋势。  
他将舌探入单胭脂的檀口内,与他的舌交缠,略带主导性的强烈吸吮他口里的蜜汁,炙烫的气息烧灼着彼此。  
欲火袭身的速度又快又猛,雷致雨没料到自己竟有如此狂放的一面。  
他不断的加深着吻,掠夺她所有的呼吸。  
就在单胭脂觉得自己被吻得快要窒息时,雷致雨才万般舍不得放开被他吻得艳红的唇瓣。  
他爱单胭脂,他好想要她,真的好想!  
他愿意给她所有的一切,包括他的爱、他的生命。  
其实他也可以霸王硬上弓,可惜那种野蛮的行径不是他想做的。  
所以雷致雨抑制着自己的欲望,用着仅剩的一点残存的意志力,开口问道:「胭脂,我想要你!你愿意把一切交给我吗?」  
单胭脂被吻得迷迷糊糊,白皙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