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钦点凤妃 作者:枫桥-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不想听你的无理取闹,我要回秋仙的身边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我的夏仙!」  
「仔细找,夏仙就在你的身边。」  
「喂!三仙,有种别逃,把夏仙还我……」  
无心欣赏着御花园的百花怒放,雷致雨想起了昨晚的梦。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梦到他和水云腾在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对话。  
一定是他把那个他不要的单胭脂送给他,他才会做恶梦的。  
「王上,再过去就是寒月殿。」年晨好心的提醒。  
雷致雨难得在公务繁忙之余,一身轻便的在御花园里散步,如此闲适的心情,年晨却杀风景的提到那个女人。  
「我知道,难得今天的花开得特别美,本王还想在御花园里走走。」要是单胭脂敢到外头「趴趴走」,就别怪他不客气。  
忽地,一道洁白的身影飘然落入雷致雨的墨黑色眼眸中,雷致雨被那抹纤影吸引住,不自觉地将视线从年晨的身上移开。  
轰!脑中忽地一声巨响。  
那绝世无双的娇颜,足以令百花自卑得暗自饮泣,如果她能回眸一笑,那将会是倾倒众生啊!  
怦怦怦……  
怎么了?他要死了吗?否则心跳怎会如此的快?  
雷致雨两眼发直的盯着眼前所看到的娉婷纤影,身体不由自主的涌现前所未有的反应。  
「王上,您的口水快滴下了。」  
敢这么取笑雷致雨的,除了他的五个姐姐外,大概也只有年晨了。  
「大胆!本王会做出这么有失颜面的事吗?」虽然有些恼怒,但雷致雨的眼神却没有离开过那抹娇丽的身影。  
「是奴才眼花,眼花了!」年晨唯唯诺诺的应声,识时务的暗笑在心。  
「下午,我要单独会会她。」其实雷致雨巴不得早点跟那美人单独相处,有此绝色佳人,他怎能放过?  
看样子衍王为眼前的女子心动了,年晨很识趣的和一干人退下了。  
在王宫内,有这么美的女子,他怎么会没发现呢?  
怕惊动了佳人,雷致雨可是小心的、慢慢的接近,若是在山林野岭,他一定会误以为她是误入凡间的仙子。  
瞧她站在花丛间,仿佛那些娇艳的花朵都是生来为她陪衬的。  
他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三姐说过的话——铁汉也能化为绕指柔,英雄也为她折腰……他终於能体会那种意境。  
她的美足以令天地为之变色,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啊!  
即便是不轻易的一瞥,便将他的三魂七魄也给勾了去。  
跟第一次见到水云腾时的那份悸动比起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初见到水云腾时,惊慑於他俊秀的容颜和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但那并非是真正的动心;眼前的美人让他有种非她不可、原与她携手共度一生的深刻感觉。  
雷致雨很小心的、不惊动美人的走近她身旁,见美人还是没发现他的存在,於是他便发出一点声响,企图引起美人的注意。  
「哼哼……」  
第三章  
还是南方好,南方的气候舒爽宜人,不但花儿种类繁多,蝶儿色彩绚丽、斑斓多姿,像淘气的小精灵,在群花中嬉戏游玩。  
置身其中,仿佛自己也是它们的一份子。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挥别抑郁的心情,享受无忧无虑的感觉,却有个不识趣的傢伙打断他享受这份悠闲。  
单胭脂定眼一看,是个惊於他美貌、对他犯癡傻的男子。  
远看美人就令雷致雨遐思不已,近看又怎能抵挡得住那份悸动,心又不争气的狂跳了起来。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美人,肤色白皙似水般滑嫩、桃腮微晕、骨架瘦小匀称……如此的绝色佳人,他竟然会瞎了眼的把她晾在宫中任其凋零,这真是他的罪过啊!  
「恩……你……」雷致雨的舌头突然结巴起来。  
单胭脂有点嫌恶他的反应,不想理这无聊的登徒子,难得的好心情都被他给破坏掉了。  
但他仍不失礼的微微颔首,便打算离去。  
「等等!」雷致雨急忙唤住她,都还没能跟美人说上话,她怎么急着要走?  
「有事吗?」单胭脂不悦的转身,虽然有怒,但从小的教养让他没显露出来。  
「你是哪个殿的宫女,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我不是宫女。」单胭脂有点嫌恶他的反应。  
「不是宫女啊……我知道了,瞧你脸儿嫩、手也巧,浑身带着飘然脱俗的灵气,你一定是天上的仙子下凡。」  
外人都说他单胭脂美若天仙,连没见过他的人也绝对会举起大拇指说他是绝世大美人,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会美得像一幅画;但在他看来,他的脸是老天爷给他开的大玩笑,处处是失败的落笔,因为对一个男人而言就是如此。  
而他在锦国被选为妃待在宫中时,虽从未有人敢向他搭讪,然而形容他有多美的话语,仍不时传入他耳里;只是,没想到在韶国会遇上这色鬼向他搭讪。  
「我就是天上的仙子下凡,你信吗?」  
「信!就算是天上的仙子,也比不过你的美。」  
「我最讨厌听到别人说我美了!」单胭脂不悦的板起面容。  
雷致雨不明所以,不过美人板起娇容别有一番风情。「我这是在讚美你,你为何要生气?」  
「从小我就听了太多太多的讚美,彷彿我的美貌就是被成堆的讚美所堆砌出来的;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是世上最丑陋的人,丑到众人都不愿多看我一眼。」单胭脂将长期以来累积的怒气一古脑儿的说出口,就算是全天下最美的人又有何用,他依旧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美不好吗?美人胜江山,即使是拥有大好江山的君主,也都想要一个红颜知己,有道是英雄配美人。」  
「但是,红颜可以倾城倾国,也可以是祸水。」  
「在纷乱的朝代也许是,不过在太平祥和的西袭王朝,美人可以嫁个疼她的丈夫,还有一群天真的孩童绕膝。」雷致雨已经开始编织他的未来。  
「你当自己是什么身分,也妄想娶美人。」  
雷致雨一身轻便的装束,所以单胭脂并不知道他是谁。  
「我……」雷致雨一时语塞。不行!他不能表明身分,他可不想让美人认为他是要用权势逼她就范,他想用真诚的情谊感动她。「我很喜欢你,第一眼见到你我就有种非你不娶的感觉,所以……请你一定要嫁给我,我会好好疼爱你,还会给你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我这辈子都不打算嫁人。」单胭脂冷淡的回应他的热情,也许是元祠文的关系,他这辈子不想再喜欢上任何人。  
「别说得那么赌定嘛,难道你看到我都没什么感觉吗?」雷致雨闪烁着期待光芒的眼眸,就像要糖的孩子般,希望她的回应能甜暖他的心头。  
雷致雨的眉眼都在笑,看起来有点单纯,说话的语气给人轻松的感觉,一点也不像是一国之君。  
「什么感觉?」单胭脂不明白他所指为何。  
「就是心动的感觉啊!」雷致雨的笑容有如阳光般的灿烂,带着前所未有的兴奋与紧张,等着她的答案。  
「完全没有!」单胭脂不假思索的摇头。  
「怎么可能!」雷致雨一脸不可置信的惊疑。「你再仔细瞧瞧,我真的没有让你心动的感觉吗?」原本泄气的脸又再重新振奋起,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单胭脂瞧着他移近的脸,很遗憾的再次摇头。「没有。」  
雷致雨嘴角微微抽搐着,彷彿受到很大的打击,他还以为他的样貌只差了水云腾一点点,若水云腾被称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话,那他没有第二也有第三吧?况且他还是第一次跟姑娘家示意,居然惨遭拒绝;幸好他没让人随侍在侧,否则真是有失他君王的颜面。  
不过,俗话说:愈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愈能珍惜,所以他可不会就这样气馁的。  
「没关系!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可是你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才第一次见面就要人家嫁给他,难怪会吓到她,因此雷致雨打算一步步的来。  
「我叫……燕儿。」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在韶国的王宫内,就算没见过单胭脂本人,也听过单胭脂的大名。  
「燕儿……」燕儿!她叫燕儿,好美的名字。光听到美人的名,雷致雨就觉得飘飘然的,身心舒畅。若是今儿个没见到她,他就不识心动的滋味。「既然你不是宫女,怎么会出现在宫中呢?」  
「我是衍王的新妃单胭脂的丫鬟。」单胭脂临时也找不到适合的人,首先想到的人便是自己的贴身丫鬟。  
「不会吧,你是单胭脂的丫鬟?」一个丫鬟就如此教人惊艳,那传闻中的单胭脂不就更是美得不可方物?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他喜欢眼前的这个女子,就算单胭脂再怎么美,他也不会动心的。  
「你现在一定更想见到我家小姐吧?」单胭脂说得有些轻蔑,俨然把他视为只重视外表的色胚。  
「当然不是!是我……其实我一见你……我就……」难道喜欢上一个人,就会使人变得口拙?  
「你到底要说什么?不说我要走了!」  
她没耐性的模样也好有个性哦!  
雷致雨不怒反而笑了,朗朗地道:「其实我对姑娘一见锺情,不知姑娘肯否给在下一个机会?」  
眼前的男子竟然在跟他表白,这韶国的王宫纪律真差;想当初他在锦国待了快半年,也没半个人敢来跟他搭讪。  
「非常抱歉,我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更何况,这辈子我只想待在小姐身边服侍她。」  
单胭脂朝他福了福身,不理会他的错愕转身离去。  
听到那一番主仆情深的话,让雷致雨对她更加的欣赏,也更坚信自己没有看错人。  
燕儿就是他想跟她过一辈子的人!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雷致雨已经被爱情沖昏了头,所谓色不迷人人自迷,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望着那道渐远的纤影,雷致雨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燕儿、燕儿……  
奏章上出现的全是燕儿芙蓉的脸蛋,还有她对他巧笑倩兮的娇俏模样。  
佳人眼如秋波的飘送过来,勾得他神魂颠倒,心如小鹿乱撞……然后他们深情的四目相望,惹得她红了脸,羞怯的低下头。  
雷致雨眼前不断出现虚幻不实的幻影,连脑海里也充满燕儿的倩影。  
原来这就是相思,如此的揪心,教人放不下的酸苦滋味。  
啊——燕儿、燕儿,你可知道有个男子正在为你失魂、为你消瘦?  
才知相思,便害相思,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折磨他呢?  
为什么单胭脂不是燕儿?  
「王上,您好像心不在焉,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奴才马上给您请御医来。」年晨从来没见过衍王失魂落魄的模样,一会儿癡笑,一会儿又无端的感伤起来,彷彿得了什么隐疾般。  
「不必了,本王很好。」只要能见到燕儿,他的病自然就好了;可是他们明明近在眼前,却如天边般的遥远。  
但,他一刻也不想等了,他好想快点见到燕儿。  
雷致雨猛然起身,快步踏出御书房。  
年晨没有多问,跟着他离去。  
自从衍王在御花园遇上那名姑娘后,整个人就失魂落魄的,所以年晨心想,令衍王失常的关键一定就出在那名姑娘身上。  
雷致雨来到与燕儿相遇的地方,想在这儿看见那张令他朝思慕想的脸蛋。  
衍王的心思一目了然,年晨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衍王一定是喜欢上那名姑娘了,年晨终於感到安慰,因为事实证明,他们韶国伟大的王,其实是很正常的男人,那些不实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王上想进去寒月殿?」  
「胡说什么!本王可不想撞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