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钦点凤妃 作者:枫桥-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单槿在见到女儿粉雕玉琢的小脸蛋时,当下为她取名为——胭脂。  
岁月荏苒,十六年来单胭脂在单家人的呵护下平安的长大,由於太过保护的关系,单胭脂就像温室里的花朵,除了最亲近的人以外,外人很难窥其貌,就连府里的奴仆从没见过单胭脂的大有人在。  
然而好奇心人总是有的,他们只能从单胭脂的十一个兄长来想像单胭脂生得如何的花容月貌。  
单家的男子都长得俊,个个都偏女相,即便最具威严的单家大哥也是生得斯文俊秀,连男子看了都为之心动;所以众人即便没见过单胭脂,也不会怀疑她的美貌,再加上单家历代出美人,只要单家有女,必定是倾城倾国的大美人。  
然而单家有女初长成,身为天下第一美人,当然就得配上身分相当的第一俊男,而这个不二人选就是锦国人民心目中景仰的君王——水云腾。  
所以今年选秀的名单中,单胭脂早已被列为内定人选,而单胭脂也不负众望的被送入宫中。  
只可惜,听说水云腾在还没见到单胭脂时,就爱上了名叫雨芙蕖的人,不但封他为良妃,还为了他废后宫,而单胭脂就这么无缘侍奉锦国君王。  
恢复平凡人身份的单胭脂,带着满怀期待与喜悦的心情,回到了单府。  
然而不到半天的时间,单槿就带来一个令他晴天霹雳的消息。  
「爹。」单胭脂莲步轻移的走上前,举手投足间尽展女子特有的柔媚风情。  
「胭脂,好消息、好消息!」单槿嘴上说是好消息,眉宇间却透着不舍。  
「爹,何喜之有?」他好不容易才从宫里出来,爹又说舍不得他嫁人,所以要再留他几年,还会有什么喜事?  
单槿到口的话霎时又说不出了,他低头沉吟了一会儿,想想这事迟早要说的,纵使他千百个不愿意,即便他有千万个不舍,也不能耽误女儿的婚姻大事,更何况是一个他不能做主的婚事。  
「王上已经将你许给韶国的衍王,虽然爹很舍不得,但衍王绝对配得上你;只是你这一嫁到了他国,咱们父女俩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  
「什么!」爹亲再多感伤与不舍的话,单胭脂已经完全听不进去。「我要进宫找良妃说去。」  
单胭脂提起裙摆就想奔去找雨芙蕖。  
单槿阻止道:「胭脂,你别去了,这事良妃也答应了。」  
「这怎么可能!」可恶,他和雨芙蕖是要好的手帕交,雨芙蕖竟然陷他於不义。他好不容易跳出一个坑,又叫他跳进另一个坑。  
单胭脂明知大势已定,变更的机会微乎其微,可是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就放弃了。「娘,你告诉爹,我是男儿身,这样爹就不会把我嫁到韶国了。」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叶娘怒斥着。「就算你爹知道了也不能告诉王上,这可是犯了欺君之罪。」  
就算没有欺君之罪,叶娘也不敢让儿子恢复男儿身,那可是会惊动天下的大事,说不定单家会因此被世人嘲笑;孩子的爹不但无法承受打击,还要被人嘲讽竟然不知疼爱了十六年的女儿其实是个儿子。  
「难道要我嫁给衍王就不是欺君之罪?说不定还会让王上失颜面。」  
「能过一日算一日吧!也许衍王能接受你是男子的事实,就像王上不也爱上一名男子。」  
「娘!你居然要我去服侍男人?我不管!我要去告诉爹真相。」  
「君命已下,告诉你爹也改变不了什么,时间一到你爹还是要把你送上花轿。而且你爹一直以生了你这女儿为傲,难道你忍心让你爹临老还要面对你是男儿身的打击吗?」  
叶娘的重话让单胭脂顿时哑口无言。  
「娘……」娘的意思是今生他只要当个乖女儿,就算是回报爹的养育之恩了。  
叶娘见他迟疑,口气温婉的道:「当年要不是因为你爹为了生不出单家女而急白了发,我和你大娘也不会想出这个权宜之计,本想让你爹先高兴,等以后生出真正的单家女再告诉他真相,无奈在你之后连半个子儿都没生,所以就一直隐瞒你爹至今。你想想,每回你爹见你的高兴模样,难道你真的忍心开得了这个口吗?」  
娘说的是实话,爹真的疼他入骨,有时他还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哥哥们。  
依情势看来,不管他是男是女都无所谓,他就是一定得嫁给衍王。  
然而第一次他已经接受命运的安排,第二次他不想再受人摆佈了,这次他一定要为自己争取他想要的。  
叶娘看着儿子眼中不认命的眸光有些担心,希望他别做出傻事才好。  
韶国衍王雷致雨,十五岁时登基为王,上有五位姊姊,下无弟妹,是韶国唯一的继承人,胸前佩挂的虎纹玉代表他至高无上的地位象徵。  
登基五年来,他励精图治,看在五位姊姊的眼中是既欣慰又心疼,今天她们又齐聚一堂,带了一堆的仕女图供他挑选。  
「雷弟,这几幅美人图你瞧瞧,要是有看上眼的,尽管挑选。」大公主忙碌的拆开仕女图给他观赏。  
几幅?眼前这堆已经有小山那么高了,还叫作几幅?  
「我不要,你别再拿什么美人图给我看了。」  
一张图能代表什么,中看不一定中用,说不准画里加工添料,让无盐女也赛西施;就算长得美好了,说不准是心如蛇蠍。他可不想冒险,在他的观念里,有缘自然就会遇见,何必没事找事!  
他的五个姊姊都已嫁人,平日闲来无事就爱替他选妃。听说当年父王专宠母后,而母后十多年来连生五女,父王又不愿纳妃,那时父王竟有意让自己的女儿为王,也就是他愿意让女人主政;听说他那五个姊姊知道后,每个人为了想当女王而争得头破血流,幸而那时他出世了,五位姊姊的女王梦才碎了。她们虽然疼他这个弟弟,却也很烦人,举凡他的大小事都想插一手,让他不胜其扰。  
「你这孩子,大姊不敢奢望你选的是不是名媛闺秀,哪怕是个乡野村姑,只要你中意,也不会有人敢反对的。」言下之意就是没鱼虾也好。  
「雷弟,你这样怎么成?有哪个君王像你一样,年近二十居然连一个侍妾都没有,大臣们都怀疑你是不是某方面有毛病?」二公主也说道,一双杏眼还飘往他重要部位,在怀疑什么用不着说也明白了。  
「本王正常得很!」竟然怀疑他的男性尊严,难道得后宫佳丽三千才算正常吗?这班臣子,心思不花在国事上,连他的性趣也要管。「本王只是不想做个花心的君王,要挑一定得挑个自己喜欢的。」  
他不想像世上的君王一样后宫妻妾如云,只想找一个自己锺情的女子,难道这也错了吗?  
「雷弟恐怕是中练王的毒太深了。」三公主举止优雅的出现。  
她的话引起雷致雨一阵暴怒。  
「三姊,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雷致雨顾不得维持形象,脸色铁青的问。  
「见过像练王那样堪称世上第一的美男子后,若非有天姿绝色,一般的女子哪还入得了眼!」如果以水云腾为标准的话,那世上就没几人能入得了雷致雨的眼了。  
一旁的大公主也点头应道:「没错、没错!练王堪称世上第一美男子,要让咱们雷弟看得上眼的,恐怕就只剩下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单胭脂了。唉!只可惜单胭脂早已被选入锦国的宫中为妃了。」  
不顾雷致雨铁青的脸色,三公主又兴致勃勃的说:「传闻单家女代代貌美如仙,即便是铁汉也能化为绕指柔,英雄也为她折腰,尤以这代单家唯一的独生女单胭脂,面似芙蓉、冰肌玉骨,身段婀娜……总之,她的美会令天地为之变色,百花会自卑得暗自饮泣,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啊!」她说得彷彿见过单胭脂似的。  
其他的公主一听有如此完美的佳人,纷纷上前询问。  
「是真的吗?本公主堪称韶国第一美人,单胭脂比我还美吗?」五公主自怜的问着。  
「那是当然!」三公主很笃定的白了她一眼。「说不定不用单胭脂出马,单家随便哪个男子就可以把咱们几个给比下去了。」  
「真的啊?好可惜,本公主嫁得太早了,不然我也要找个单家男来嫁。」  
「五妹啊,你这么说驸马可是要吃醋了。」四公主坏心的想,若是把这事告诉五驸马,不知会不会影响他们夫妻的感情?  
五公主不满的撇撇唇,「说说而已嘛,人家当然还是最爱君威了。」  
「说实在的,我也满想嫁单家男,到目前为止只有老大成亲了,其他的都还是单身呢,想想还真难不让人心动。」连已经嫁最久的大公主也无法抵挡单家男的美名。  
雷致雨已经快被她们的花癡搞得受不了,明明都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居然还想着嫁给别的男人;可见光是听到单家男就已足够让女人芳心暗动,就连已婚的也免疫不了。  
倏地,雷致雨颇有气势的从龙椅上站起,让他一干聒噪的姐姐们霎时噤声,看着他接下来的反应。  
「反正本王的妃子、未来的王后,用不着诸位姐姐费心。」雷致雨下定决心的宣佈,眼眸幽幽望向远方……  
水云腾!那个让他十几年来每每想到就气得咬牙的男人,偏偏每年他们都还得见面一次。  
单胭脂,他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来不及了。」三公主突然冒出一句。  
「来不及了?」雷致雨不明白的挑眉。  
「练王有意促成你与单胭脂的良缘,而我也已经同意,她人也在来韶国的路上了。」  
「三姐,你怎么可以先斩后奏?到底你是王,还是我是王?」雷致雨暴吼,偏偏又拿她们没辙。  
「韶国的王当然是你啊,练王说那是还你的人情,我怎么好意思拒绝!」三公主装无辜。  
「开什么玩笑!随随便便送来一名女子,就算是还本王的人情,那这份恩情也太廉价了吧?」  
「才不是随便,练王为了表示对你的善意,特地将锦国最闻名的天下第一美人单胭脂送给你做妃子,你可要好好珍惜。」  
「我才不要他挑的女人!」一提到水云腾,雷致雨就很难保持冷静。  
「这桩婚事已经应允,不能反悔了。」  
「那是三姐私自答应的,并不能代表本王。」  
早料到他很难搞定,三公主只是很轻松的笑说:「练王和良妃都见过单胭脂,而且单胭脂和良妃又是手帕交,就算你不相信练王的眼光,也该相信良妃的眼光。况且这件事就算你再怎么不愿意也反悔不了,你要是不接受的话,会破坏两国的关系;你可是一国之君,这严重性你不会不知道吧?」  
「那正好,本王可是求之不得,我老早就想跟他一决雌雄了!」他多年的养兵蓄锐可不是用来好看的。  
这么多年了,雷致雨总想着跟水云腾斗上一斗,水云腾不跟他计较,他还是执迷不悟;毕竟当年两人年纪都还小,可雷致雨就偏偏独对水云腾无法释然。  
「笨弟弟!」大公主气得敲了他一记响头。「百姓的生命可不是闹着玩的,练王再怎么说也表现了友好的态度,就算你再怎么不愿也得纳单胭脂为妃。」  
水云腾挑选最美的女子要来给他做妃子,一定是想让他变成个沉迷於美色的昏君,说不定他是派单胭脂来当内奸,想窃取韶国的重要机密。  
他绝对不会上当的!  
什么名满天下的第一美人,他绝对会让她当一名备受冷落的弃妇,还不许她过着穿金戴银的日子;总之,他不会让她好过的。  
等着瞧吧,那个叫单胭脂的女人……单胭脂!是那个单胭脂吗?  
雷致雨这时才想起单胭脂是何人。「该死!单胭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