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钦点凤妃 作者:枫桥-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我还是和豫王去靓国好了。」单胭脂故作害怕状,嘴上说着相反的话,双臂却勾着雷致雨的颈子,脸埋进他健壮的胸膛,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不准不准不准!」雷致雨霸道的吻上了他的唇,狠狠地烙下自己的印记。「不准你再提要离开我的话,连想都不准!」  
雷致雨虽然用着霸道命令的口吻,但听在单胭脂的心里却是暖烘烘的,因为他感觉得出雷致雨很在乎他。  
「是,就算你赶我走,我也赖定你了。」  
「我绝对不会放开你了,胭脂!」  
「就算我变老、变丑?」  
「才没这回事!我爱你,所以接受你是男子的事实,怎还会嫌你老,嫌你丑:再说我年龄比你大,要老也是我先老,到时我还怕你嫌我呢。」  
「暂时就先相信你,若你敢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单胭脂语带威胁。  
「绝对不敢!这辈子我只认定胭脂你一人。」不管单胭脂是男是女,他都爱,所以除了单胭脂,他绝不再爱别人。  
「姑且相信你喽。」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相信他们往后的日子会更幸福才是。  
「话说回来,你欺骗本王是男子的这件事,本王是不是该治你欺君之罪?」雷致雨忽地一脸怒容。  
「那你治我死罪好了。」如果雷致雨真的要治他欺君之罪,他也无话可说,心却在无形中受了伤:并不是他怕雷致雨降罪,而是雷致雨的口气让他觉得他好似在对待一个毫无干系的人。  
看单胭脂的眼神转为暗淡,雷致雨反而露出戏谑的神情。他当然要处罚单胭脂,但绝不是打也不是骂,而是爱的处罚。  
雷致雨飞快的用唇封住单胭脂的口。  
单胭脂被他吻得措手不及,等他意识到时,雷致雨狂风般的舌正凌乱的席卷他口内的空气,当他本能的想汲取更多新鲜的空气,却把小舌挺向那入侵物。  
难得他主动,雷致雨便不客气的接下了,他哪能放弃这个一亲芳泽的机会?  
虽然两人都不是很有经验,在探索、回应、交缠间渐渐的熟悉起来,时乎快、时乎慢的节奏,撩弄着彼此的感观。  
在情欲快掩盖过理智前的那一刻,雷致雨放松了对单胭脂的掠夺,放慢步调的舌仍眷恋般的舔吻他甜美的唇,留给彼此一些喘息的空间。  
在处罚者与被处罚者之间,担任处罚者的人,自然要多些超凡的自制力,但那可不代表他会用一个吻就算结束。  
「处罚完了,除此之外还有没有瞒着我的事,最好趁现在说完。」紊乱的呼吸、灼热的气息,仍清楚的喷吐在单胭脂的面颊上。  
单胭脂觉得头好晕,雷致雨的吻让他像是要窒息般,当唇瓣的压力消失,他竟然感觉到有股失落感在心头漫开。  
大概是身体还依恋着雷致雨的温度,不由自主的怪他太早结束这个吻,也许是在怪他应该要得更多才是。  
抬起迷濛的双眼,对於他所谓的处罚,根本是用来轻薄他的藉口。  
虽然他已经没有欺瞒他的事了,不过他有一件事一直没对他说,也许他该趁这个机会说出来,「还有……」  
「还有!」他到底瞒了他多少事?  
「那就是……」单胭脂双颊突然绯红起来。  
不知单胭脂为何欲言又止,可是他欲语还羞的模样,美极了。  
「是什么?」  
下腹隐隐骚动着,雷致雨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快要崩溃,也许下个处罚就罚单胭脂被他吃干抹净好了,他乐意得很。  
「我……」单胭脂一想起雷致雨的付出,便鼓起勇气说:「喜欢你。」  
「呼!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雷致雨松了口气,原以为单胭脂又有什么事瞒他,结果不是,原来是他喜……  
雷致雨太过惊喜,以至於脑中一片混沌,处於傻笑呆愣状。「呵呵……」  
单胭脂喜欢他癡傻的模样,因为他知道雷致雨是爱他的,被爱的感觉正感染着他,幸福的甜蜜充斥着他的心房:因为他给不起任何价值连城的东西,相信雷致雨也不希罕,所以他能回报他深情的,就只有把自己的心意也让他知道。  
「你要干嘛?」单胭脂惊呼,因为雷致雨的双手不断的往他的衣襟钻,炙烫的唇如烙铁般印在他的肌肤上。  
「还问我干嘛,当然是继续那日没做完的喽!」雷致雨仰起充满情欲的脸,暧昧的说道,手像滑溜的小蛇般朝那禁忌的私密地进攻……  
真是太感动,他终於和单胭脂结合了!  
难以掩饰兴奋的情绪,但雷致雨仍不敢放纵自己的欲望,小心翼翼地呵护怀中心爱的人儿。  
第一次被外物侵入,单胭脂不适应地轻颤着身子。  
「很疼吗?」雷致雨爱怜的吻着他的唇,转移自己加诸在他体内的不适感,感觉那温热的软壁不再那么的排斥自己的存在。  
单胭脂摇摇头,眼神有些紧张,又带着一丝喜悦。  
雷致雨的温柔让单胭脂的不适感降至最低,他缓缓抽动饱满的欲望,渐渐的由慢到快……  
单胭脂双臂紧环着雷致雨强壮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弓起身子,迎合雷致雨在他体内加快的节奏。  
异物侵入的疼痛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情欲的潮水,将他吞噬淹没。「雨……」  
雷致雨听见单胭脂亲昵的呼唤,对他更是又爱又怜。  
这是他和单胭脂的第一次,他不想累坏身下的人儿,可是他的欲望还肿胀未消,怎能就这样结束?  
而单胭脂的呼唤如同催情符,激发出他潜藏的渴望和情欲,不断地在他体内堆积又堆积……  
雷致雨低吼一声,加速在他紧窒体内的冲刺,不断的刺入最敏感的深处。  
「胭脂,我爱你……」他对单胭脂的情感已超越欲望的满足,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虽然单胭脂是无可选择的被赐给他,但他会永远的珍惜他、爱他。  
「啊……雨……」一波波强烈的快感,令单胭脂忘情的呻吟呼喊,一声声暧昧的呻吟从齿缝间倾泻而出,十指因亢奋的情欲深深的陷进雷致雨刚硬的背肌里,他已无暇思考其他,意识早已被强烈的快感吞噬了。  
忽而,雷致雨一声粗哑的低吼,身下用力的一挺,将自己的男性欲望停在单胭脂体内的最深处,随即甜美的热流在他体内毫无阻拦的释放。  
在身心都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之后,雷致雨才将自己的欲望缓缓的抽离。  
激情过后对单胭脂来说,现在他最想做的是窝在舒服又温暖的怀中。  
雷致雨爱怜的搂着怀中的佳人,见着他眼角泛着晶莹的泪光,不禁捧起他情欲未退、充满着红霞的粉颊,温柔的吻去他颊上的泪痕。  
事实上雷致雨也是感动得想哭,他不是在发泄情欲,而是他对单胭脂的爱,他和单胭脂的结合不是结束,而是两情缠绵的延续,随着时间愈变愈浓。  
心满意足的将单胭脂搂进怀中,雷致雨有感而发,喃喃说道:「胭脂,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所以今世为你而生,也许我们这辈子的相爱是前世裕Фê玫摹埂 
「是吗?我很高兴你上辈子欠我。」单胭脂唇角漾起幸福的笑,纤指俏皮的在他胸肌上画圈。「虽然一开始你欺骗我纯纯的爱……」  
突然胸前被人抡起拳头狠狠的敲了一记,雷致雨一阵猛咳,「咳咳……」  
「少来了!我不信我这点力道能伤你半分。」  
「知我者胭脂也。」虽然挨拳头,雷致雨却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水云腾得尽天下好处,却不懂得珍惜,既然封你为妃,还独宠他人,他一定会遭报应的。」  
雷致雨大剌剌的指责水云腾的不是,一点也不在乎自己适不适应说出这种话来。  
单胭脂知道雷致雨是在为他抱屈。「你怎么骂起练王了?」  
「我是心疼你,如此的绝世佳人,若没有有心人的呵护疼惜,那是一件多悲哀的事情啊!」雷致雨带着稚气的脸上掺和着一脸惋惜与心疼,微微的不协调感看了令人想笑。  
「哦……那衍王是有心人喽?」  
雷致雨将单胭脂抱得更紧,眼神更暧昧的道:「我们的关系都如此亲密了,你还认为我不够有心,那我就再更有心一点好了……」  
不给单胭脂有逃跑的机会,雷致雨用吻封住他的唇,再开启另一段的缠绵悱恻。  
就算单胭脂开口求饶,他也不会放手的……  
不可否认地,这一切都该感谢他最讨厌的傢伙,如此一来,下次与那傢伙见面时,他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呢?  
他一向视水云腾如世仇,另外二王也知晓,如果他向水云腾道谢,或是把他视为好友,会不会显得很奇怪?说不定还会吓倒人哩。  
可是水云腾把单胭脂送给他做妃子,这是不争的事实,他爱单胭脂,单胭脂生生世世都是他的唯一!  
所以下次见到那傢伙,还是感谢人家一声好了。  
第九章  
尽管两情相悦,但不代表就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如果雷致雨是一介布衣,相信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然而雷致雨的身分却是一国之君,他若要和单胭脂相守到老,那他们之间的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雷致雨的五个姊姊今日前来,都是为了同样的问题,单胭脂也是今日才见到雷致雨的五个姊姊。  
五位公主排排坐,她们的目光都锁在单胭脂身上,就算她们多么惊叹单胭脂的美貌,就算她们不反对她们疼爱的雷弟爱他,但单胭脂终究是男子,就算等多少年,都不可能会生下韶国的继承人。  
所以她们来劝雷致雨再纳妃,可雷致雨死都不肯答应,情况一直胶着着。  
大公主站了起来,摆出长姊如母的架子,命人送上一堆美女画像,强势的道:「不管你是怎么想,今儿个你非挑一个女子为妃不可。」  
「一定得挑吗?」雷致雨苦着脸问。  
「当然!你是一国之君,生子嗣的重责大任当然要非你莫属。」大公主不好意思说两个大男人生不出孩子的话来。  
雷致雨看看那些画,再看看单胭脂紧张的神色……他居然不信任他!  
「那好吧。」雷致雨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情,对年晨吩咐道:「年晨,把那些画拿来给本王看。」  
「是。」年晨不相信衍王真的对那些画有兴趣,但既然衍王吩咐了,他只得照做。  
雷致雨从如小山堆的画轴里抽出一卷,解开繫绳,让画在眼前展开,煞有其事的端详着。  
他竟然看得津津有味,单胭脂怒火中烧却无处可发,尤其在他的姊姊们面前。他的父亲在锦国为相,他又被当成女子养大成人,为人妻的那套他也没少学,什么丈夫可纳三妻四妾,做妻子的还得做到不嫉不妒。  
丈夫纳妾,做妻子的还要笑着成就这段美事,还得像好姊妹般的跟她们相处,他就不相信世上有几人能做得到,他甚至也可以问几个公主做得到吗?可是他有什么资格问,因为他生不出孩子也是事实。  
但雷致雨也太过分了,居然当着他的面笑着看那些美人图,实在太令他伤心了,「胭脂身子不舒服,先行告退。」  
单胭脂愤而起身,雷致雨却拉住了他。「等等胭脂,你也陪着本王挑选,毕竟这些是将来要和你相处的人。」  
「要挑你自个儿挑!」单胭脂真恨自己没有练武,否则他一定一拳打得他满地找牙。  
雷致雨明知他在生气,脸上的笑容更显灿烂。「那你还是坐下来陪我吧,说不定我会问你意见。」  
单胭脂被雷致雨强迫留下,冷着脸看着雷致雨埋首於画中。  
还以为雷致雨不同於其他君王,美其名说是为了王位继承人,在他看来他挺高兴的嘛。  
口口声声说只爱他一人,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