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钦点凤妃 作者:枫桥-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於雷致雨感人的热切呼唤,一旁把脉的太医觉得有些吵,但也只能无奈的摇首叹息。  
「太医!怎么样了,单妃是生了什么病?」见太医蹙眉,雷致雨万分紧张的问。  
「禀王上,单妃他没什么大碍,只是营养不足,身体有些虚弱,只要好好调养,很快就能恢复健康了。」太医一副要衍王放心的神情。  
「真的吗?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雷致雨终於能安下一颗心。「年晨,你赶快吩咐膳房,要他们快准备一些营养的东西,好让胭脂醒来就能吃到。」  
「是!」年晨在心里暗叹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不过他可没胆说。  
送走了太医,房内只留下雷致雨与单胭脂独处;一想到单胭脂没什么大碍,雷致雨整个紧绷的情绪全都放松了下来。  
「胭脂……」雷致雨轻抚上略显苍白的娇颜,殷殷的呼唤着:「胭脂,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雷致雨一声声真挚的、懊悔的呼唤,只想唤起心爱的人儿。  
好吵!  
单胭脂睡得好沉,好想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可是却有人好像叫魂般的呼唤着他,让他一直睡得不安稳。  
很想看看是谁扰得人不得好眠,他奋力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的却是那让他又爱又恨的人,雷致雨!  
没有任何珍宝比得上单胭脂睁开眼的那一瞬间,雷致雨就像是得到了全天下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胭脂!你终於醒了。」雷致雨的喜悦之情溢於言表。  
单胭脂心想,他一定是在作梦,否则雷致雨怎么可能见到他会是这般开心的神情?然而手心传来的温度证明他不是在作梦。  
看到雷致雨澄澈带着兴奋的眸子时,令他想起当初认真追求他的雷致雨。  
雷致雨对感情如同一张白纸,看他的眼神总是带着纯真、深情,笑容里总带着一丝的傻气。  
那时的雷致雨看起来就像个天真的大男孩,而他是雷致雨第一个喜欢上的人,雷致雨对他所付出的情感有如圣洁的灵魂,他被他毫无保留的情感所打动,也不安的享受着那种被爱的感觉。  
那时沉浸在幸福的氛围里,回忆起来心头也不禁涌上一股甜蜜。  
然而,一切都在雷致雨发现他是男儿身时,全变了样!  
如今他会变成这副病恹恹的模样,还不是他害的,以为现在笑得一副无害的样子,他就会原谅他了吗?  
单胭脂想抽回被他紧握的手,奈何因体力虚弱而挣脱不开。  
「年晨!膳食准备好了没,还不快拿来给单妃吃!」雷致雨不忘太医的交代,拼命催促着。  
「来了、来了!」大老远就听到衍王的呼喊,年晨一刻也不敢怠慢,马上端来膳房刚用鸡汤熬煮的、清爽又营养的粥。  
雷致雨不悦的瞪了年晨一眼,似乎是怪他太慢了。  
接收到王上责难的目光,年晨也只能在心底无辜的喊冤,瞧他气喘吁吁的模样,就应该知道他已经尽量快了。  
接过那碗热腾腾的粥,雷致雨细心的舀了一口吹凉,再将汤杓移到单胭脂的唇边。  
单胭脂当然是不肯张嘴,明明最近对他嫌恶又置之不理,甚至还软禁他,如今却又殷勤的照料他,就算是雷致雨良心发现,他也不可能轻易地原谅他。  
「胭脂,你怎么不吃?太医说你营养不足才会昏倒,所以你要多吃些东西,才能尽快把身体养好。」说着,雷致雨又将汤杓往他的唇边移近。  
单胭脂则是将脸撇向一边,不领他的情。  
「胭脂……」雷致雨再笨也知道单胭脂在生他的气。「胭脂,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胭脂,我已经想清楚了,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不在乎,你就原谅我好不好?」雷致雨可怜兮兮的请求道。  
哼!把人砍了一刀再向人道歉,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以为他是君王,人家就要感激涕零的原谅他,接受他的道歉。  
「胭脂,你打我骂我都好,别不说话。」雷致雨满是悔意的哀声请求着。  
「我不想看到你,反正你都把我送给别人了,还要我原谅你什么?」  
单胭脂露出痛心不已的神情,让雷致雨的心揪成一团。  
「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明明把他当成物品一样供人选择,雷致雨还想辩解。  
「那是……」雷致雨也不知道那时怎会自尊心作祟,对车玄雾说「你喜欢的话送你也无所谓」的违心之论。  
「雷致雨说过一句话:『你喜欢的话送你也无所谓』,你可不能反悔哦!」车玄雾不请自来的出现,还一副等着要看好戏的口吻来添乱。  
「你!」不说话会死啊!雷致雨狠狠的瞪了车玄雾一眼。「玄雾兄,你怎么在这儿?」  
「我当然是来关心我未来的爱妃啊!」车玄雾朝床榻上的可人儿眨了眨眼。  
雷致雨气急败坏的挡在他面前,大吼:「不算,那句话不算!」  
第八章  
车玄雾听雷致雨这么一说,不悦的蹙眉。  
「致雨兄,你已经答应把胭脂送给我了,莫非想食言跟本王要回?」车玄雾依然表现出对单胭脂的独佔欲。  
「君无戏言!你可别说忘了自己说过的话?」车玄雾板起面孔,一副蓄势待发的狠劲样。  
「我是说过,但那不算、不算!」雷致雨烦躁的吼着,此刻他万般后悔。他一定鬼迷心窍,才会说出那种话。  
「君无戏言、君无戏言!」车玄雾又再次提醒。「一旦说出口的话,就是君命,君命难违!胭脂,即使你不愿意,也得跟本王到靓国。你放心,本王会比致雨兄更疼爱你的。」  
车玄雾轻易的越过雷致雨,轻佻的摸了摸单胭脂的下巴。  
「车玄雾!不准你碰胭脂!」雷致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开车玄雾不规矩的手,车玄雾竟然随便的碰他的人。  
车玄雾一脸无辜的问:「为什么不能碰?」  
「你没听过朋友妻不可戏吗?」  
「胭脂是男的,何来妻之说?」  
「你!」雷致雨真是后悔误交损友,没想到车玄雾会比他讨厌的水云腾更过分。  
「你们别吵了!」单胭脂苦笑着走下了床榻,两个君王为了他而争吵,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  
「胭脂,小心!」雷致雨怕他身子虚站不稳,紧张的要上前扶他。  
单胭脂不高兴的推拒他,之前雷致雨怎么对他,他都可以不在意,但他怎能说出「你喜欢的话送你也无所谓」的话来。  
「既然你都已经帮我决定了我的人生,我就跟豫王到靓国去了。」单胭脂有些负气的说。  
虽然雷致雨擅自作主将他送给了豫王,让他气的想跟豫王到靓国,但其实他心里是割舍不下雷致雨的:若是就这么一走了之,将来他必定会后悔的。  
「不!胭脂,你不能去!都是我不好,我只是一时无法接受爱人是男人的事实,现在我真的已经想通,你就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所以你别气我了,好不好?」为了挽回单胭脂的心,雷致雨豁出去的扬手赏自己耳光。「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该死……」  
单胭脂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腕,等他意识到时已经来不及,只好尴尬的道:「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  
「胭脂,你心疼我,对不对?」雷致雨涌上难以言喻的喜悦。「胭脂——」  
雷致雨感动的紧紧将单胭脂搂在怀中,感谢天、感谢地,胭脂终於原谅他了。  
「胭脂,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原谅我这次,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雷致雨举起手来向天许下誓言。  
说实在的,雷致雨肯认错,肯为了他自掌耳光,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所以他也就原谅他了。  
单胭脂点点头,算是他的回答。  
「太好了,胭脂,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看雷致雨那么在乎自己,甚至为还自己吃醋的表情,单胭脂早就不气了,反而对雷致雨孩子气的举动感动窝心。  
情感开始回温的两人,早已忘了在一旁的车玄雾。  
其实车玄雾一点也不在意雷致雨食言,反而露出了算计的笑容,因为他早已知道单胭脂不会属於他,也明白君子有成人之美。  
君子不夺人所好,这点他还是懂的,但成全得太快、没有好好利用这次的机会,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看情势他也觉得自己该适可而止,他和雷致雨是朋友而不是敌人,闹僵了可不好玩了。  
「哼哼!致雨兄。」车玄雾出声提醒。  
见还有旁人在场,两人这才不好意思的分开。  
「玄雾兄,你也看见了,胭脂是爱本王的,他是不会跟你去靓国的。」现在雷致雨和单胭脂和好了,他就是可以大方的挺起胸膛,大声宣誓他对单胭脂的所有权。  
车玄雾先是一副很为难的模样,最后才像忍痛松手般的道:「好吧,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你想要回胭脂也可以,但有个条件!」  
一听到有转弯的余地,雷致雨整个精神都来了。「什么条件?」  
「借我三万……不,五万好了。」说着,车玄雾举起一只手,张开五根手指。「五万的兵力,要孔武有力、身强体壮的五万精兵。」  
「怎么,难不成你想攻打哪国?」四国交情友好,要说车玄雾想攻打那个国家是不太可能,但雷致雨想不透车玄雾跟他借五万精兵要做什么?  
「在这太平盛世,我就算闲闲没事也不会让我的人民陷於水火之中。」  
「那你要五万兵力干嘛?」雷致雨质问他。  
「到靓国垦荒。靓国的穀物年年不足,不多开垦些荒地是不行的。」  
「开什么玩笑!」就算没有仗可打时,军人就等於无用武之地,但他也没必要送去靓国帮车玄雾开垦荒地,帮助他国强大吧!「我练兵不是要帮你垦地用的,更何况四国之中就属靓国的兵力最强,为什么还要跟我借?」  
「不想借就算了。」车玄雾耸耸肩,拉起了单胭脂嫩白的小手,一脸惋惜地道:「唉!胭脂,致雨兄对你的唉不值那五万精兵,你还是认命的跟我回靓国:只是现在靓国下着雪,怕是要冻坏你这身细皮嫩肉了。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命人从靓国快马加鞭的送件雪貂大衣,包准你身处在天寒地冻里,也像置身在暖炉旁……」  
车玄雾兴高采烈的说着,单胭脂则哀怨的看着雷致雨,似乎在怪他的薄情。  
「够了、够了!我答应你,你别想打胭脂的主意!」他今儿个终於弄清楚了,原来车玄雾比水云腾还要阴狠,长得一副娃娃脸,骨子里却是恶魔,对!他肯定是恶魔转世的,恶魔!  
雷致雨在心里把车玄雾骂个千百万遍,顺便再将心爱的单胭脂拉回自己的身边,不能让他在恶魔身边多待一刻。  
车玄雾这小子是男女通吃的,尤其是有姿色的美男,单胭脂跟他靠得太近,实在是太危险了!  
幸好单胭脂选择了他,要是他跟了车玄雾回靓国,善良的他恐怕无法在车玄雾那充满豺狼虎豹的后宫里争宠。  
车玄雾虽然不能抱得佳人归,但此行仍是有收穫,再者他也不是来作客的,自然也没有留在韶国的必要,告别了雷致雨和单胭脂后,便启程回靓国。  
雷致雨在喂饱单胭脂后,随即斥退一干闲杂人等:这回不管发生任何事,他绝对不会放过单胭脂了。  
「胭脂,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你害得我好苦哦!」雷致雨撒娇似的抱怨,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单胭脂是男子,也就不会有事后发现的震撼了。  
「那我还是和豫王去靓国好了。」单胭脂故作害怕状,嘴上说着相反的话,双臂却勾着雷致雨的颈子,脸埋进他健壮的胸膛,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不准不准不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