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钦点凤妃 作者:枫桥-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三公主看着他一副懊恼痛苦又挣扎的神情,心中暗暗叫糟。  
该不会……练王早就料定雷弟会爱上单胭脂,所以他才敢将单胭脂送来韶国。否则练王向来是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雷弟他还没有发现,其实他对单胭脂的感情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他自己也是过来人,她看得出来。  
也许是近日来吃不好、睡不好的关系,雷弟消瘦了许多,三公主看了也很心疼,毕竟是自己从小疼爱的弟弟,若他真的和单胭脂相爱,要拆散他们,她又于心何忍!  
何况雷弟已经是一国之君,有时候容忍他们这几个做姊姊的爬到他头上,也算是对她们的尊敬,但并不表示她们能左右他的意志。  
再说爱上雷弟的单胭脂也没有错,应要拆散他们的话太残忍了,要怪就怪上天捉弄人,为什么要让单胭脂是个男的呢?  
第七章  
半个月过去了,雷致雨根本就无心於政事,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单胭脂。  
他也不知道单胭脂过得好不好,而愈是不知道他就愈在意。  
明知道自己还喜欢这单胭脂,但他又抛不开心里的那层障碍,导致两人的关系一直处在冰点。  
胭脂……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王上!」年晨匆忙跑进御书房,脸上带着笑容,「豫王已经到了。」  
年晨会高兴的原因,是因为衍王和豫王是好朋友,他希望豫王的到来能令衍王的心情好些。  
「豫王!他怎么突然来了?」雷致雨垮下了脸,显然没有因为豫王车玄雾的到来而感到高兴。  
「五日前,年晨就禀告过王上,豫王要来韶国。」  
「是吗?本王忘了。」  
雷致雨还是满脑子想着他的单胭脂,车玄雾已经不请自来了。  
「唷,致雨兄,好久不见!」车玄雾未经通报就自己进入雷致雨的御书房,犹如进自家的御书房似的。  
豫王车玄雾和雷致雨的年纪差不多,但他却长得一副无害的娃娃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许多。  
「我现在没心情招呼你,你请自便吧!」雷致雨显得意兴阑珊,若是平常听到车玄雾来韶国,他一定会尽地主之谊,只可惜他现在没那个心情。  
「听说致雨兄好福气,得到了锦国第一美人单胭脂,该不会是敌不过美人的诱惑,日夜操劳、纵欲过度,以至於致雨兄看起来精神萎靡。」车玄雾说话时还暧昧的挑了挑眉。  
「车玄雾!本王心情已经很不好了,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再说本王对那单胭脂一点兴趣也没有!」听到车玄雾的揶揄,雷致雨根本就高兴不起来,如果是真美人,就算要他做个牡丹花下死得风流鬼,他也愿意。  
「原来致雨兄不喜欢美人啊——」车玄雾故意拉长着音,眼神还飘啊飘的,似乎在怀疑他的品味性向。  
车玄雾尚不知,雷致雨喜欢美人,可他却偏偏喜欢上美丽的男人。  
「你怎会突然来韶国?」雷致雨转移话题的问。  
「当然是来看以美貌闻名的单家女啰!真羡慕你耶,为什么水云腾不把单家女送我,偏偏送给你这个不懂怜香惜玉的傢伙。」愿以为单胭脂是内定为水云腾的王后人选,他才没跟他要,没想到水云腾却爱上了别人,还把单胭脂送给了雷致雨,害他和美人的缘分就这么错过了。  
「你喜欢的话送你也无所谓!」话一出口,雷致雨就后悔了。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哦!」车玄雾露出惊喜之色。  
一想到单胭脂满脸娇羞的依偎在车玄雾怀中的模样,雷致雨就像要被醋海给吞噬了,但他还是逞强的说:「君无戏言!不过……」  
「不过?」雷致雨那让人好奇的语气,令车玄雾专注的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单胭脂是男的。」雷致雨以为他这么说车玄雾就会打退堂鼓。  
「唉!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虽然他也讶异传闻中的第一美人单胭脂是个男子,不过那又如何?对他来说,只要是美人就行了。  
见车玄雾对单胭脂的兴趣不灭,雷致雨这下可急了。「车玄雾,你怎么可以不在乎?他是男的,男的耶!」  
车玄雾双手一摊,像吃饭一样轻松的说道:「是男的又如何?只要真心相爱不就得了。」  
只要真心相爱、只要真心相爱……  
车玄雾的话着实敲醒了雷致雨。  
是他顾及太多了吗?只要爱上了,就该义无反顾。  
「你会后悔的。」  
「一旦喜欢上,本王就不会后悔。」  
当初誓言要爱单胭脂的心情,却在发现他是男子是变质了。  
所以只要是穿女装的,你就认为她是女人,就值得你爱了;若是穿着男装的女子,你就不会爱她?  
他真的是因为单胭脂是女人才爱他的吗?矛盾的心情一直纠缠着他。  
因为女人你就爱,男人你就不爱,原来你的爱是因男人女人而异。  
他爱上单胭脂时并不是因为他是女人才决定要爱他的,第一眼见到单胭脂时,他就为他倾心,根本没想过因为单胭脂是女人才决定爱他的。  
你对我的爱、对我的承诺,只因为我是男人就全不存在了!  
不,不是这样的!  
明知单胭脂是男人,他却没想像中的生气,即使知道单胭脂是男的,他对他的爱依旧不灭,反而更在意他现在的心情;在意他是不是有吃好、睡好,在意他是不是也跟他一样,是不是也满脑子的想着他,还是气他的负心……  
天啊!那天他到底做了什么?他怎能那样伤单胭脂的心?  
那他到底在坚持什么?  
若因为单胭脂是男人就可以抹煞掉他对他的爱的话,那他之前所说过的誓言又算什么?他可没说过他只爱女的单胭脂。  
现在的他过着与行屍走肉无异的日子,没有了单胭脂,他的生命仿佛没有了意义。  
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矜持的呢?即使知道单胭脂是男的,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他,那才叫真正的爱!  
没错,他是爱单胭脂的!  
「那就谢谢致雨兄的成全喽!」车玄雾不知雷致雨的内心纠葛,开心的说:「本王等不及要见未来的爱妃了!」  
什么未来的爱妃,单胭脂是他的!「车玄雾!」  
雷致雨突地大吼一声,着实让车玄雾吓了一跳。「还有事吗?致雨兄。」  
「呃……这个……就算玄雾兄要带胭脂去靓国,也得尊重一下胭脂的意愿……」  
「明白、明白!」车玄雾很瞭解的点点头。  
其实雷致雨很想大声的说,单胭脂是他的,他想染指,门都没有!  
然而碍於他的身分所说出的话,他只能祈祷单胭脂千万别答应车玄雾啊!  
「小姐,你再这么不吃不喝下去,锦国的第一美人就要变成第一病美人了。」  
床榻上憔悴不少的单胭脂,自从和雷致雨的关系闹僵以后,他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  
燕儿心里十分难过,也跟着单胭脂吃不好、睡不好,但她又必须让自己坚强,免得她被病魔打倒了,那就没有人可以照顾小姐了。  
单胭脂也不想燕儿为他的事烦心,但雷致雨这次真的伤了他的心。  
他是好不容易才突破心里障碍,将心交付出去,没想到还是令自己落入难堪的境地,雷致雨甚至还怀疑他接近他是有目的的。  
「我现在是不是很像深宫怨妇,雷致雨知道了应该很高兴吧。」单胭脂自我调侃道。  
「小姐,你别这么悲观,衍王一定会发现自己对小姐的心意。」  
「别安慰我了。」当雷致雨知道他是男子时,那副震惊於不信的神情,他就知道他们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此时,外头传来了骚动,燕儿以为是衍王来了,高兴的跑出去一探究竟;结果来的人不是衍王,让她失望极了。  
然而在得知来者的身分,燕儿大大的吃了一惊。  
「小姐,豫王说要见你。」燕儿急忙通报。  
「豫王?」单胭脂以为自己听错了,豫王不是在靓国吗?  
不只单胭脂觉得奇怪,连燕儿也不明白,不过她能理解豫王的动机,大概是沖着单胭脂的美名而来的。  
「豫王特地来看小姐,而且是经过衍王的同意。」  
可恶的雷致雨,当他是供人参观的动物啊!  
「人家都特地来了,能不见吗?」单胭脂苦笑的下床。  
燕儿赶紧上前扶他。「小姐,燕儿帮你打扮一下吧!」  
「不用了!」他又不是真的供人观赏的动物,他才不想像女人一样涂抹胭脂水粉。  
车玄雾在得到雷致雨的同意,立刻迫不及待的来见单胭脂;一见到单胭脂,可说是以惊为天人来形容。  
他承认单胭脂是他见过最美的人,除此之外他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参见豫王。」  
「免礼、免礼!」车玄雾想上前搀扶,单胭脂却反射性的避开。  
没吃到美人的豆腐,车玄雾有些失望,瞧美人憔悴的模样,似乎没得到爱花者的怜惜,让人觉得有些惋惜。  
不过美人一副摇摇欲坠、楚楚堪怜的模样,更是有另一番美感,让人想捧在手心好好怜惜。  
只可惜……瞧单胭脂一副为情所伤的模样,他就可以知道,他不会属於他。  
「有你这样的美人,致雨兄为什么会不喜欢你呢?」说到此,车玄雾瞧他的神色有异,心底似乎有了谱。  
车玄雾不提还好,一提单胭脂又想起雷致雨知道他是男子的那一幕,如同又在他心里划上一道伤痕。  
车玄雾有着一张稚气的娃娃脸,但他可是比雷致雨精明多了,他看单胭脂蛾眉因听到雷致雨而纠结,暗暗在心里打着坏主意。  
看来有两个人有情人正在为情苦恼呢!  
「致雨兄答应本王,如果本王中意你的话,愿意将你送给本王。」车玄雾别有深意的说着。  
「什么!」太过分了!单胭脂怒火窜起。到底把不把他当人,不喜欢就可以送来送去!  
单胭脂眉心皱起,粉拳在衣袖底下紧握,雷致雨真的惹火他了。  
「好!我跟豫王去靓国。」  
「小姐!」燕儿惊呼。  
「反正他随随便便就可以将我送人,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其实他是冀望着雷致雨能来寒月殿,冀望着只要雷致雨还肯爱他,他就会原谅他。  
可是他才到韶国不到三个月,他竟然又要将他给人,也许他们真的没有缘分。  
「小姐!」单胭脂根本就是在说气话,燕儿很怕他会做出后悔的决定。  
「没什么好说的,我已经决定了……」也许是近日来吃得少的关系,再加上气血攻心,单胭脂突然觉得眼前一花。  
「小心!」车玄雾欲伸手扶住单胭脂,没想到一道身影赶在他之前,夺去了他一拥美人的机会。  
「胭脂!」雷致雨接住如落叶般飘落的单胭脂。  
他变得好轻!  
这是雷致雨的第一感觉,胸口顿时也涌上心疼和满是懊恼的心情。  
好几次车玄雾都太靠近他的胭脂,他真想沖出来将车玄雾从他的身旁推开,甚至在听到胭脂说愿意到靓国时,他也很想把车玄雾给毒打一顿,可是他都忍了下来。  
但这次他实在忍不下去了,胭脂竟然会昏倒,他不能再沉默了。  
「胭脂,你怎么了?」雷致雨激动的抱住单胭脂,见他双眸紧闭、昏迷不醒的模样,他失去冷静的吼道:「年晨,快请御医!」  
「是!」  
雷致雨一把抱起单胭脂,年晨赶紧去请御医,车玄雾也被忽略在一旁。  
「胭脂,你醒醒啊……胭脂……」雷致雨一双忧心的眼眸紧盯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人儿,厚重的鼻音令人听了为之鼻酸。  
对於雷致雨感人的热切呼唤,一旁把脉的太医觉得有些吵,但也只能无奈的摇首叹息。  
「太医!怎么样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